.

    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突然觉得一阵寒冷,“阿嚏!”他陡地一震,打了个喷嚏,醒转过来。

    “快快快!公子醒了,公子醒了!”

    “茗烟,叫你拿虎皮给公子盖上,你小子就是偷懒,现在公子着凉了,仔细你的皮!”

    “紫砚,快去把佛像劈了,烧柴添火,别再让公子冻着了。”

    耳边唧唧喳喳的全是叫声,他一皱眉头,睁开双眼,只见身旁篝火熊熊,几个锦衣裘帽的少年围在自己周围,满脸谄媚而又不安的笑容。

    最边上跪了一个少年,手里拿着条色彩斑斓的虎皮,战战兢兢地看着自己,踌躇不决,不知道该不该给他盖上。

    他睡眼惺忪,脑中混沌,还想着适才的奇怪梦境,一时间竟不知此身为谁,身在何地。

    转头四顾,竟是在一个破庙之中。

    外面黑漆漆的,也不知是白天还是黑夜,突然亮起一道闪电,雷声滚滚,周围雪亮一片,又迅即回归黑暗。

    雨声哗哗,打在屋瓦上,淅淅沥沥地沿着檐角滴落,闪电亮起时,就象飘摇不定的珍珠帘;被寒风一刮,又飞花碎玉般地斜斜地打入。

    庙殿年久失修,早已破旧不堪,大柱红漆剥落,蛀了好些虫洞。他斜斜在佛像底下,那尊佛像已被劈了一半,搭在篝火上,“劈啪”作响。

    他坐起身,怔忪了片刻,皱眉道:“这是哪里?我是谁?怎么会在这里?”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画面,失声道:“是了!我是进京赶考的福建书生,遇上雷雨,被毛驴给带到这破庙里来了!”众少年一愣,面面相觑,突然哈哈笑了起来,你一言我一语地说道:“公子可真会说笑!福建是什么夷蛮之地,公子怎会在那里!”

    “公子若想当进士,又何必进京赶考?直接让老爷给礼部打个招呼不就是了!”

    “什么毛驴?公子买的马哪一匹不是西域名驹?就这庙外栓着的,随便牵上一匹,都够让那些将军眼馋的了。”

    他听得更是云里雾中,脸色一沉:“一个一个慢慢说!我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到了这里?”

    被他一喝,众少年登时噤若寒蝉,只听不远处“哧”地一笑,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天下都有这等糊涂虫,一觉醒来,连自己是谁都记不清了!可见这些纨绔子弟,脑满肠肥,装不下半点东西。”

    众少年大怒,纷纷叫道:“臭丫头住口!敢辱骂我家公子,小心将你满门抄斩!”

    他循声望去,只见殿角黑暗中还坐了三人,正中一个是位清癯挺拔的紫衣老道,八字白眉斜斜垂下,闭眼端坐,仿佛睡着了。

    右边盘坐了一个冷峻挺拔的黄衣少年,背负长剑,也在闭目调息。

    左边墙站了一个十二三岁的黄衣少女,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灵动异常,童稚未消,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但额上偏偏贴着云母花钿,眉尾还描着斜红,妆化得老气横秋。

    适才那番话便是从她口中说出来。

    她格格一笑,拍着心口,道:“哎呀呀,好大的官威,吓死我啦。”

    眼睛滴溜溜一转,笑嘻嘻地道:“小子,你家狗奴才不敢说你名字,那就由本姑娘告诉你好啦。你姓楚,名易,是本朝宰相楚朝禹的独生子,平日里就喜欢横行霸道,为非作歹,有个绰号叫‘楚小狐’。今天带着这帮奴才到山下打猎,射死了村民的两只鸡、一头猪,遭到天打雷劈,就躲到庙里来啦。没想到你死性不改,居然还劈了佛像当柴烧,当心一出门便被雷电打着”

    她的声音又是清脆又是响亮,任凭众少年七嘴八舌地怒骂不休,也压盖不住。

    楚易怔怔地凝视着她,只觉得这张脸、这声音似曾相识,脱口道:“丫头,你长得这般眼熟,我是在梦中见过你么?”

    众少年一怔,哈哈大笑,极为淫猥暧昧。

    那少女俏脸飞红,柳眉一竖,便想伸手拔背后长剑,手腕一紧,却被那黄衣少年拉住。

    黄衣少年淡淡道:“楚公子,舍妹童言无忌,万莫见怪。”

    楚易“咦”了一声,摇头道:“怎地这句话也这般熟悉?这位公子,莫非我也在梦中见过你么?”

    众少年相互使了个眼色,掩嘴偷笑。

    黄衣少女气得脸都白了,顿足嗔道:“哥!和无赖有什么可说的,你这不是自取其辱么?”

    楚易浑然不觉,突然有些恍惚起来,环顾四周,喃喃道:“奇怪,奇怪,这些情景似曾相识,好象在哪里见过一般。象是在梦里,又象是在梦外”

    “何处是梦里?何处又是梦外?”那紫衣老道睁开眼睛,淡然道,“庄周梦蝶,黄梁一枕,人生不过一场大梦,公子又何必如此执着?”

    楚易心中一震,喃喃沉吟道:“庄周梦蝶,黄梁一枕,人生不过一场大梦?”

    似有所悟,眉尖一皱,抬起头道:“喂,老头儿,我家园子里奇花异草多了去了,蝴蝶没少见,可这‘庄周梦蝶’又是什么?我睡过的玉枕没有百儿也有八十,可没听说过拿黄梁作的枕头,这‘黄梁一枕’又是什么意思?”

    黄衣少女一愕,格格大笑,揉着肚子喘气道:“舅舅啊舅舅,和这‘金玉其外,黄梁其中’的草包公子说什么玄机道理?他若是能被点化,公鸡都变凤凰啦!”

    紫衣老道微微一笑,起身道:“走吧。雷雨已小,那狐妖想必也该出逃了。”

    黄衣少年点头起身,拉着那少女朝外走去。

    少女边走边笑,出了门,还不忘回头作了个鬼脸,笑道:“大草包,有空少打猎,赶紧地看看书去吧。”

    众少年义愤填膺,作势欲打,但对这三人又颇为忌惮,不敢当真动手,等他们出了庙,走得远了,才追到门口,叫道:“臭丫头,下回在京城里见着,瞧你家楚爷爷不剥了你的皮,抽了你的筋!”

    楚易愣愣地站在殿内,听若罔闻,看着雨珠连串,篝火跳跃,思绪渐渐变得明白起来。

    慢慢地,想起自己是谁了,想起今日如何在山脚下骑马驰骋,踩烂了村民的庄稼;如何射死了圈在院子里的肥猪和母鸡;如何被这小丫头撞见,被她训斥羞辱了一番;又是如何遇到惊雷暴雨,狼狈不堪地跑到这破庙里来躲避而适才那个原本瑰丽清晰的梦,此刻竟变得朦胧模糊起来,就象这混沌的暮色,逐渐看不分明了。

    “公子,雷雨小了,咱们快走吧!天快黑了,再不回去,又该被老爷责罚了。”那几个童仆牵着骏马,在殿外叫唤。

    楚易回过神,“哎呀”叫了一声,顿足道:“糟糕!今晚还要和爹去康王府呢!来不及了,快走,快走!”大步奔出庙殿,翻身上马,朝寺外狂奔而去。

    众童仆慌忙上马追随,叫道:“山路泥泞湿滑,公子小心!”

    “驾!”楚易策马扬鞭,早穿过树林,冲过斜坡,往山脚下奔去了。

    乌云渐散,雨势转小,天色稍转明亮。但此时毕竟已近黄昏,暮色沉沉,山上又灰蒙蒙的满是云雾,看不分明。

    楚易风驰电掣了片刻,突然瞧见一个白色之物从前方急冲而过,骏马惊嘶顿止,昂首踢蹄,险些将他从马背上掀了下来。

    “畜生!山路也跑不好,养你何用!”楚易惊魂未定,抽了马儿一鞭,正想继续前冲,却瞧见一只白狐蜷缩树下,后腿上中了一枝桃木袖箭。

    “咦?那不是刚才那臭丫头的袖箭么?”楚易大奇,哼了一声,怒道,“这臭丫头自己妄杀生灵,居然还敢数落我乱射村民的家猪、母鸡,真他不要脸。”跃下马,走到白狐边,蹲下端看。

    那白狐一尺来长,雪毛柔软,全身不住瑟瑟发抖,怯生生地抬起头,低声哀鸣,可怜已极。

    楚易心中一跳,当头仿佛又被人敲了一棒,这景象极之眼熟,分明在哪里见过,但是细细追想,却又什么都记不起来了。

    “好漂亮的狐狸!到底在哪里见过呢?”楚易喃喃自语,将它抱入怀中,手掌轻抚,白狐通体寒冷似冰,温驯地趴在他的怀里,簌簌颤栗。

    楚易怜意大起,笑道:“我叫楚小狐,你是小白狐,咱们惺惺相惜,一见如故。”拉开裘衣,将它紧紧贴在胸膛,用体温烘暖。

    而后握住袖箭,轻轻一抽,拔了出来,取出京城张太医亲手调治的金疮药膏,细细地涂在伤口上。

    “恩呜——”白狐黑漆漆的眼珠凝视着他,粉红色的小鼻尖蓦地轻轻颤抖起来,眼中朦胧,似乎有泪水泫然,将流未流。

    楚易心中莫名地怦然一跳,突然想起腰囊内还有龙虎张天师赠送的仙丹药丸,急忙倒出几颗,用指尖捏碎了,塞入白狐的口中。

    白狐温柔地呜鸣几声,象是撒娇似的往他怀里钻了钻,低着头,柔软的舌尖舔过楚易的指尖,弄得他又麻又痒,忍不住大笑失声。一连吃了三颗丹丸,白狐那寒冰似的身体才渐渐回暖。

    “公子!公子!”后方马蹄声声,众童仆焦急的声音远远传来。

    “小狐狸,走吧,到你哥哥家养伤去。”楚易在白狐鼻尖轻轻一吻,哈哈大笑,抱着它翻身上马,继续往山下急驰而去。

    天边突然又亮起一道闪电,山林陡亮,雷声滚滚。

    夜色渐渐降临了,山野荒凉漆黑,凄风冷雨。而十里之外的长安城,华灯初上,歌舞翩翩,好戏刚刚登场。

    第一部完结

章节目录

仙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树下野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树下野狐并收藏仙楚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