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日出(下)

    他封紧了我的唇,强悍的舌侵入我的口中,柔软的舌头激烈地纠缠,探索、吸吮、撩拨……他的唇暖起来,灼热的呼吸喷在我的脸上,仿佛带了电,麻酥酥地令我全身发软,我闭上眼睛,酥麻的感觉从脊背迅速涌上脑门儿,像盛夏夜空中活力四射的礼花,“咻”地窜上高空,“砰”地一声炸开……氧气从肺中抽离,眼前一片白昼,所有的事物都已远去,我如同身处在云端,全身轻飘飘的、软绵绵的,无法遏止地轻颤……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轻喘着松开我的唇。我微微睁了睁眼,他英挺的脸在我眼前,深邃的眸子里染着朦胧的星光,如梦如影、似真似幻,心里有个地方莫名地丰盈起来,热乎乎的,令我全身发热,脸也隐隐作烧。意识渐渐复苏,我不好意思地避开他的眼神,天呵……刚才太疯狂了……

    缓缓将滚烫的脸贴到他的胸前,他拥紧我,火热的呼吸暖昧地萦绕在我的发间,我听到自己和他激烈狂乱的心跳渐渐地平缓下来。两个人都没说话,静默半晌,我轻声道:“我在冥王那里,听到云峥转世前,留给我的话……”

    安远兮呼吸一顿,语声微颤:“他说什么?”

    我抬起眼,微笑着看着他的眼睛:“他说,满目青山空念远,不如惜取眼前人。”

    安远兮的身子微微一颤,深深地看着我,眼中闪动着莫名的神采。我望着他,轻声道:“远兮,我不想骗你,我仍然爱着云峥。我知道这对你很不公平,可是,云峥是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人,他帮我找回了信心和勇气,让我重新相信这世间还有真挚的爱情,我永远忘不了他。”

    “我也不会忘了他。”安远兮将我拥紧,低声道,“我感谢大哥。在我伤你最深的时候,有他爱你、照顾你、给你幸福,我很感激他。”

    “远兮……”我的喉咙一哽,感觉眼眶发热。安远兮地语声带上一丝暗哑:“我不会要你忘了大哥,我会和你一起把他记在心里,随时提醒自己,我要好好对你,绝不能做得比大哥差。不让你再受一丝伤害,我要随时记着,大哥在看着我。”

    我微笑着,泪如雨下。够了,够了。我叶海花,何其有幸?这一生能爱上这两个男人,并得其所爱。我曾经不懂,穿越时空、两世为人、历尽艰辛。我寻找的到底是什么?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风暴奇迹般地过去了。门窗的缝隙中透进曙光,我将熟睡的诺儿轻轻放到床上,转过头,见安远兮打开了舱门。温暖的阳光射进船舱,我踏出舱外,海面风平浪静,暮色还没有完全退尽。雪白的海鸟在微亮的天空盘旋,发出悦耳的鸥鸣。云修走过来,见安远兮踏出我地舱房,眼神微微一诧,立即恢复了平静,不动声色地道:“夫人,我们已经穿过暴风眼,这里已是新大陆的海域了。”

    “是吗?”我有一丝欣喜。忍不住奔上船头。甲板仍然湿漉漉的。偶见几条被暴风刮上来死在甲板上的海鱼,与暴风雨搏斗了一夜的水手们正在做着清理善后工作。远处。红彤彤的太阳正缓缓地冒出海平面,我想奔上前,观看难得一见的海上日出,脚下踢到一个东西,咕噜噜地滚到船舷边上,低头一看,见是一个大海螺。我怔了一下,我认得那种海螺,那是我曾在凤歌那里见过的吟风螺。走上前,捡起那个海螺,发现这个吟风螺比我在凤歌那里见到地那个还要大,大概也是被昨晚的暴风刮到船上来的。想起这海螺的奇妙功能,我将它放到耳边,想收听一下远处的声音,可听了半晌,这海螺里除了“呜呜”地风声,再也听不到其它异响。我觉得诧异,拿着海螺对准船舱,看能否收到船舱里的声音,可是依然只有风声。我拿着吟风螺仔细翻看,没错啊,这明明就是在凤歌那里见到的海螺,怎么一点声音都收不到?奇怪!

    “你在干什么?”安远兮见我拿着一个海螺摆弄,上前道。

    “真奇怪,这种海螺,我明明在凤歌那里见过,可以收听到远处的声音,可是现在除了‘嗡嗡’声什么都听不到。”我把海螺递给他。安远兮接过来,看了一眼:“这是很普通地吟风螺,我从来没听说过这螺可以听到远处的声音。”

    “怎么会,我那日明明听到……”我猛地顿住,瞠大眼,似有所悟。那日我在凤歌那里,用吟风螺听到了月家姐弟与鬼面人的对话,才开始怀疑安远兮与楚殇有关系,如果这螺根本没有收声的作用,那我怎么会听到那些对话?

    “你听到什么?”安远兮问。我迟疑了一下,轻声道:“我听到月娘和你的对话,说你是楚殇。”

    “怪不得……”安远兮的眼神微微一敛,表情有些异样,“所以你让我查楚殇是不是真的死了,就是听到他们的对话?”

    “嗯。”我地脸微微一热。安远兮翻了翻那个海螺,淡淡一笑:“螺是普通的吟风螺,不过,这海螺可以用来施展一种催眠术,让被催眠的人听到催眠师想让他们听到的声音。”

    “呃?”我怔了一下,这么说,我那日听到那些声音,是因为我被催眠了吗?我蹙起眉,催眠我的人,是……凤歌吗?可是,为什么呢?他为什么要让我听到那样一段对话?难道……我的眼睛蓦地睁大,难道他知道安远兮就是……楚殇?可他怎么会知道,因为安远兮身上令他觉得似曾相识的气息吗?如果仅仅是这样便让他认出楚殇,那凤歌到底……有多爱他?我思绪纷乱,心里犹如一团乱麻,如果凤歌知道安远兮就是楚殇,为什么不揭穿他呢?为什么不与他相认呢?为什么又要通过这样的方式让我知晓呢?他是什么意思呢?是见到安远兮在浣月亭买醉,想帮他了结这种痛苦?还是想让我原谅他?我完全猜不透凤歌地想法。凤歌,他是一个谜,我从来没有看懂过他,或者永远也看不懂他。

    “远兮……”我抬眼望着他,轻声道,“你知道……凤歌爱着你吗?”

    安远兮地眼神微微一闪,垂下眼睑,淡淡地“唔”了声。我幽幽一叹。低声道:“我们都亏欠了他。”

    安远兮没有回应我,沉默地转过脸,望向海面,不发一言。我走到他身旁,与他一起望着远方那泡在海水里暖融融的太阳,轻声道:“我想,我要更努力。至少,不能做得比凤歌差。”

    “叶儿……”安远兮转头看我。语气百味杂陈。我微微一笑,柔声道:“我唱首歌给你听,好不好?”

    “嗯。”他轻轻点头,我望着海平面上已然冒出大半个头地太阳,启唇轻唱:

    欲辨难辨你一脸风尘。犹如欲辨难辨我命运。

    易摘难摘那天际风云,犹如易近难近眼前人。

    患难长路中,各自寸步难行,

    如果这是爱。甚么比抱拥更真。

    欲问难问你可有可能,犹如易觅难觅过路人。

    路若长若短,注定继续同行,

    难得你共我,从过渡寻觅永恒。

    当我眼前只有你,当你背后总有我,

    在路途上一双一对,但背影相差算多不算多。

    欲问难问你可有可能。犹如易觅难觅过路人。

    路若长若短,注定继续同行,

    难得你共我,从过渡寻觅永恒。

    当我眼前只有你,当你背后总有我。

    漫漫途上风声交错,像唱出彼此未唱地歌。

    当我眼前只有你,当你背后总有我,

    在路途上一双一对。但背影相差算多不算多。

    漫漫途上风声交错。像唱出彼此未唱的歌。

    太阳完全跃出海面,瞬间放出万道光芒。金色的阳光温暖地照耀在我们身上,最后一丝暮色被逼退,天空烧着红彤彤的朝霞,海水也被染得通红,海鸟在欢快地翱翔,海风温柔地抚摸着我的脸颊。我转过头,迎上安远兮情浓得见不到底的目光,微微扬起唇角。手伸出去,握住他的手,十指交错,紧扣,我深深地望着眼前这个男人,知道自己未来的路,已经注定与他同行,或者我们还会遇到困难、遭遇挫折,或者我们还要经受磨难、经历艰辛,但只要他地眼前只有我,我的背后总有他,还有什么可怕的呢?路再长再短,有他陪我一起谱写人生的传奇,我穿越千年的时间、隔世的空间而来,寻找的不就是心底最初最美的梦想吗?

    绾青丝,挽情思,任风雨飘摇,人生不惧。

    浮生一梦醉眼看,海如波,心如皓月,雪似天赐。

    你自妖娆,我自伴。

    永不相弃!

章节目录

绾青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波波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波波并收藏绾青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