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劝解

    语气平和到听不出一丝怒气,但柒七却是心惊,看样子老爸这次气的不轻了,要过关不容易呀。

    “爸爸,我知道错了,我当时太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柒爸听到这里叹了一口气。“柒七,你该明白,爸爸永远不会害你的,你知道不知道扯上谌凌宵的事有多么危险?”

    柒爸有些无奈,虽说现在琴岛的事情解决了也算是告一段落了,但柒爸更相信总有一些国家不会甘心的,尤其是m国,他们吃了这么大的亏怎么可以吞的下去。

    想到这里,柒爸的眉头又皱了皱,他几番周旋再加上谌凌宵又将凌宵金控今年的收益全部做为额外税上交才让政府对琴岛的事放下了,可是m等国呢?其他国可以因为凌子默等人施压而放下,但m国能轻易的不计较吗?

    “爸爸,谌凌宵是我的朋友,我能不放任他不管,而且当时是在我保护他的过程中出的事,我更不能就此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而且您一直教导我们要做一个正义的、有担当有责任感的人,我没办法做到明知谌凌宵生死不明我还悠闲的在法国进修。”柒七说着自己的想法,而且接下来她还要与谌凌宵有接触,爸爸也许柒爸看着一脸紧持的柒七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是不是他把女儿教的太有责任感了,让她这么倔强,而且现在的柒七似乎比以前更能说服了。

    “柒七,谌凌宵的事不是我们能够处理的了,那是各国之间的事情,谌凌宵不惧各国的势力,不惧自己的生死;可是爸爸妈妈会担心,会担心你的安危你明白吗?你知不知道我和你妈妈接到琴岛下沉的消息多么害怕,你妈妈那么坚强的人一听到这个消息直接晕了过去。”

    “爸爸,我知道我让你们担心了,我很抱歉,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这样的了,我以后不会再从事警察的工作了。”记起前世的记忆,她的人生已经完整了,她不需要于从那种紧张而刺激的工作中找寻自己缺少的东西。

    柒爸的眉头终于舒展了。“柒七,你能这样想就很好了,子青回来我听到他说你和凌子默、谌凌宵之间似乎还有事,我还担心你又和他们牵扯不清。”

    为人父母总是这样的,他们只希望自己的儿女平安幸福,尤其是柒家这样的超级贵族,他们更希望儿女平凡就好了,他们一生已是注意不凡,他们知晓不凡的代价,所以不希望儿女再走上老路。

    而凌子默与谌凌宵这两个人扯上哪个都不无法想要平凡,尤其是凌子默那么一个让各国势力都忌惮的人物。不是凌子默越做越大让各国无法拿他怎么样就是他被各国消灭一听到柒爸这样的话,柒七就有些不安了,柒爸一看柒七这样,关切的寻问着。

    “柒七,是不是有什么事?”

    柒七看着柒爸不知要说什么,她不能把前世的说出来给柒爸听,这些只是她和君默、琴宵的事情,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柒七一脸坚决的看向柒爸。

    “爸,我答应了要做谌凌宵三个月的秘书,而且没有意外的话,三个月后我会嫁给他。”

    “咚”从来不在柒七面前发脾气的柒爸狠狠的拍着砖着,一脸怒气的看向柒七。

    “你说什么?”

    柒七因为柒爸突然的怒气而吓的站了起来,柒妈也连忙的推门而入。

    “发生什么事了?”柒妈关心的问着,看了一眼柒七,还好柒爸几乎是气的吹胡子瞪眼了。“柒七说要嫁给谌凌宵。”

    柒爸气的直接伸手指向柒七,可见柒七的话让他有多么的生气。

    “柒七,怎么回事?”柒妈关切的问着,之前还好好的,怎么从中东回来就这样了。

    “我怎么知道。”柒爸气的坐了回去。

    “叩叩”,柒子青走了过来看着这书房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但还是打断了。

    “爸、妈,司徒总裁来访。”

    “好了,回头再说,先去看看司徒总裁来有什么事吧。”柒妈来到柒七身边笑着安慰着。

    而柒子青则是看了一眼柒七和盛怒中的父亲,他想他明白什么事了,只是这事不好解决吧,最后退步的肯定是老爸。

    “先出去吧。”柒爸拿起一旁的茶杯,喝了一口压下自己的怒气。

    一家人齐齐外出去招待这莫名来访的司徒财团的总裁。

    “柒上将”

    “司徒总裁,请坐……”

    柒七乖巧的上前替众人布茶点,在看到司徒诺时轻轻一笑,因为司徒诺给她的感觉很像南诺溪,听哥哥说司徒诺是他的好友,这也更能让柒七相信司徒诺就是南诺溪了。

    而司徒诺从柒七过来时,双眼就一直含情脉脉的看着柒七,刚开始柒七没有察觉,后来越来越不对劲,回头对着司徒诺一笑。

    视线相对,柒七情似乎发现了什么,可是柒七心里暗自叫着,这一世她和司徒诺没什么交情呀,司徒诺眼中的爱慕是怎么回事?

    很快柒七就明白了,众一一阵寒暄后,司徒总载终于切入了主题。

    “柒上将,我知道接下来的事我说很唐突,但请相信我们的诚意。”

    柒爸有些不明所已,看向柒子青,柒子青也是摇了摇头。

    “司徒总裁,你说吧。”柒爸看大家都不知,只好寻问。

    司徒总裁干笑了一声,他是个见惯了大场面的人,但是面对柒上将还是有些心惊,这个柒上将给人的压力太大了,而且今天的柒上将似乎心情不太好。

    “今日我是来提亲的。”司徒总裁突然爆出一句雷的众人嘎嘎叫的话。

    “什么,提亲?”柒爸、柒妈、柒七同时一愣,再看柒子青似乎到了一般。

    “是的,晚辈司徒诺,向柒七小姐提亲。”司徒诺略有些羞赧的说着。

    话说他可是名满b市的极品花花公子呀,居然会脸红,老天爷呀柒子青摇了摇头,他一直不敢将柒七见识给司徒诺认识,就是怕自己的妹妹被这个b市花花公子而祸害了,可没想到一声商贸会的开幕晚会让他们意外相逢,结果是他妹妹祸害了人家。

    一代花花公子居然栽在他妹妹手上,柒子青真不明白了。他这妹妹好是好,可没好到让人一见倾心的地方吧?

    难道真是那所谓的有世今生?不然的话柒七怎么会突然引得凌子默和谌凌宵的爱慕。

    听到这话,柒七就那么呆呆的看着司徒诺,眼里是满满的无奈,诺溪,是因为商政的联姻还是你自己要娶我呢?

    为什么你们都在同一个时刻出现?

    “不知,柒上将,你们如何说?犬子虽然不怎么成气侯,但相信犬子一定会待柒七小姐如珠如宝。而且请柒上将放心,此次我们前来提亲丝毫没有什么商政联姻的意思,完全是犬子爱慕柒七小姐。”

    司徒总裁诚恳的说着,虽然他也看好柒七的身份,但如果不是因为儿子真的想娶他也不会来提亲,如果这个柒七能让他这个儿子从此收心,专心公司的事那可是比什么都好。

    司徒诺一脸期待的看着柒上将柒爸看了一眼司徒诺,这个孩子不像外界所传那般是个无所事事的二世祖,但他们才刚刚为此事争执,这事他做不了主。“这事,你们问柒七的意见吧,她同意,我们也不会反对。”

    柒七看向柒爸,爸爸明知她说过要嫁给谌凌宵为什么不替她拒绝这婚事,为什么要让她来拒绝诺溪,爸爸,你好残忍柒爸别开脸,他的意思很明确,他不会管。

    柒七无奈暗自叹气,看向司徒诺眼带歉意,诺溪再次伤了你的心是我的错。

    “司徒总裁,我和凌宵金控的执行长有婚约在身。”

    司徒诺一听万分生气。“柒七小姐,你和谌凌宵的婚事,你应该比我们更懂得是怎么一回事,也许别人会当直,但我们会不知晓这里面真正的原因吗?”

    “柒七小姐,我明白我求婚来的唐突了,但你也不能用这种理由拒绝我,我不接受。”

    柒七看向柒子青,她知晓这事定是子青告诉司徒诺的,但是哥哥你现在还认为那个婚姻不做数吗?

    “司徒诺,很抱歉。也许那个婚约在你们眼里会认为只是一场权宜之计,但是,没有意外,三个月后我将会嫁给谌凌宵。”眼神坚定的看向柒爸、柒妈和司徒诺,告诉他们做她做了决定。

    “柒七小姐,你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司徒诺看向柒七,他是真的很喜欢柒七,只一眼就印入脑海中不能自拔。

    柒七,遇见你幸还是不幸?自此之后这天下间再也没有一个女子能入我的眼,花花公子因你而终结,可你去潇洒离去“司徒诺,我很抱歉。”柒七闭眼,眨去眼里的泪水,诺溪一见钟情的爱情总比不得细水长流的深清,刘市长的女儿对你深情应该可以平复你受伤的心。

    司徒总裁一声叹息,他看柒七的眼里似乎对自己的儿子也是有好感。

    “柒七小姐,你并不讨厌犬子,何不给他一个机会呢。”身为一个父亲,他只想让自己的儿子幸福。

    “司徒总裁,这不是给不给机会的问题,我不想让司徒诺日后受伤。”

    “好吧。”司徒总裁像是瞬间苍老了一般,而司徒诺也没有了平日里的笑。

    柒七明白,她伤了司徒诺的心,但是她别无选择。

    “是我们唐突了,我们告辞了。”司徒总裁起身。

    带着些许落寞,司徒诺看了柒七一眼伤心的离去。

    “司徒诺……”在司徒诺走到门口的时候,柒七站了起来大声的叫着。

    “如果你不建议的话,你可以和我哥一样叫我柒七,或者小七,如果你能放下的话,我希望我能多一个哥哥。”柒七知道自己的要求很无理,但是她没办法看到司徒诺那寂寥的身影。

    司徒诺一笑。“好,等到那一天,我会来找你。”

    他需要时间,放下自己这突然的心动“好。”柒七轻笑,心里暗暗道,希望那一天快快到来。

    司徒转身对着司徒总裁说着:“爸,我答应和刘市长的女儿订婚。”

    大步离去,从此b市再也没会有花花公子司徒诺三天后,柒七一身黑色套装一副职场ol的打扮来到了凌宵金控的大楼。

    “小姐,请问你找谁?”保全人员看到一个生面孔立马上前。

    “这位小姐找我的。”谌凌宵不知何时从金控大楼走了出来。

    “执行长……”守卫恭敬的打了个招呼。

    “恩,这位是新来的秘书。”谌凌宵将柒七名面上的身份说了出来,同时提醒保卫以后不能再拦。

    “你好”柒七轻声打着招呼。转身对着谌凌宵道:

    “谌执行长,我现在可以工作吗?”

    “请……”

    柒七的秘书工作正式由此展开,在谌凌宵的带领下勉强熟悉了凌宵金控的各个部门。

    坐在宁彩的位置上,看着宁彩留下的工作日志,柒七不是不说宁彩真是个极其贴心的女孩,她的工作日志非常的详细,以前的工作,正在进行的工作,将要做的工作,一样一样列的非常详细,就连谌凌宵吃哪家店的外卖、喝哪个牌子的咖啡都写上了。

    有着宁彩的工作日志,柒七很快上手了,经过三天的磨合她完全可以胜任谌凌宵秘书的工作。

    “我需要去年的报表。”电话那头传来了谌凌宵的声音,太多的工作积压着,他算了计和泽岩,可是和泽岩比他还可恶,居然什么都没给他做。

    “好的。”前后不过五分钟,柒七已来到了谌凌宵的办公室,同时递上一杯咖啡。

    “休息一下吧,董事会还有一周呢。”这段时间谌凌宵很忙,而身为秘书的柒七也闲不到哪里去。

    轻轻的拉着柒七的手,谌凌宵站了起来慢慢的靠近着柒七。

    柒七看着突然这样的谌凌宵出于本能的推开,但手刚刚伸出来她就硬生生的收了下来,说了要给谌凌宵机会的,柒七,不可以谌凌宵只是将柒七拉近,轻轻的拥着。“柒七,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不知为何,看着没有进一步的谌凌宵柒七松了一口气。

    “没事,这样的工作量不大。”她到希望忙一些,这样的话才能让她少想一些。

    “柒七,今晚我们去吃饭,我订了餐。”

    “好……”轻轻的点头,同时亦不着痕迹的从谌凌宵的怀里走了出来。

    “我先出去忙了。”有些狼狈,柒七转身,她还是无法适应谌凌宵的靠近,为什么“好”谌凌宵依就笑着松手,神色不变,但在柒七转身离去的那一刻,漂亮的双眼满是受伤的痕迹。

    有些挫败,谌凌宵跌坐在宽大的椅子上,他只是错过了一步,这一步真的有这么大的影响吗?柒七和他在一起可以相处的很好很好,但一旦他做出什么亲密的举动,柒七就会闪躲,虽然越来越不明显,但他还是能感受到。

    柒七,什么时候你才能完全的接受我,我要如何做你才能完全的接受我呢?

    如玉的俊脸带着丝丝的愁绪,柒七,勉强你许我来生是不是错了,执意于今生与你牵连不断是不是我错了谌凌宵的新座驾,加长版的劳斯莱缓缓驶出地下停车场,停在柒七的身边。

    “请……”谌凌宵直接从驾驶位上下来,很是绅士的打开车门。

    “你自己开车?”柒七一边上车一边不解的问着,谌凌宵好像从来没有自己开过车。

    “今晚不想被人打扰。”谌凌宵轻声说着。

    车,缓缓驶入车流中,车内一片安静。

    “有人跟踪?”才不过走了十来分钟,两人就同时戒备而起。

    谌凌宵点了点头“对方很谨慎,想必为者不善。”

    谌凌宵一打方向盘,将车了驶入了郊区的马路,这个路段车流比较少,对方很容易显露出来,好方便他们看清对方是

    “m国的人。”柒七通过后视镜很快就判定了,她之前是警察对于各国的做法手法都有一些了解,这很明显就是同时柒七亦明白了,这就是为什么爸爸不让她和谌凌宵继续有关系的原因了,爸爸比她更了解各国的不甘心,一定会再来找谌凌宵的麻烦,爸爸不希望她卷入无止境的危险中。

    可是,这本就是她的事,她逃不掉了。

    “有三辆车,我们应该可以摆平。”柒七看着在这寂静的公路上身后那疯狂追来的三辆车有颇有些自信的说着。

    恩。只有三辆车,车上人太多也就这样的了,谌凌宵也有些自信了,而是很快他们的发现事情原没有这么简单。

    “靠,居然直接在我国境内开直升机,谁给他们这个权限的。”听着上空嗡嗡的声音,一向好脾气的谌凌宵也爆出粗口了。

    “不是直升机,是战斗机。”柒七的心一紧,她明白爸爸的担忧是什么了。

    轰一枚炸弹直接轰了下来,谌凌宵发现的快,但是车子没法瞬间转移呀,就算谌凌宵操作再好,车子后尾还将被炸弹的余威炸的冒烟了“**”谌凌宵耳边传来了对方的叫骂声,听到这声音谌凌宵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要骂脏话的也应该是他们吧。

    不过他们也明白对方要进入国内还开着战半要想必不容易的,而且他们的时间有限,他们一出现在空中政府的人肯定知晓,立马就会有战机赶来。

    “我们现在要做就是拖延,五分钟内,政府一定会派人前来。”柒七肯定的说着。

    “柒七,我们恐怕撑不到五分钟了。”随着谌凌宵的话音落下,车子的后尾又被狠狠一撞。

    谌凌宵有些心烦,他能感受对方的攻击速度,但是他躲不过,因为对方的速度太快还有攻击太密了,他能躲的过底下车子的攻击,去躲不开空中战机的攻击。

    两全其一利,他只能任车子被身后的狂追的人撞个稀巴烂了“该死……”又一波猛力的攻击,谌凌宵再次郁闷叫骂着,车子快撑不住了。

    而对方的攻击却越来越猛了,他有着卓绝的武功,可是双拳能和那战机斗吗?

    琴攻?谌凌宵脑海里闪过这两个词,可却发现这是现代,他手上没有琴,他只能任人追杀。

    他妈的m国,你最好祈祷我们死在这里,不然我轰了你的那几个角大厦“柒七,跳车……”谌凌宵握着方向盘,终于确定这车子报废了。

    “好”两个人的身影双双从车子里面跳了出来,柒七一个翻滚便站了起来,而刚起来就看到晚她一步跳车的谌凌宵居然是从车子里面飞出来的,谌凌宵真实实力这么强?难道他连前世的武功都有了吗?这好像是轻功吧?柒七脑子里胡乱的想着,接下来的事情让她明白谌凌宵果然有着前世的武功。

    只见跃在半空中的谌凌宵一个跳跃来到了那辆半毁的劳斯莱斯面前,一个挥袖只见那车半毁的劳斯莱斯突然一个往后飞去。

    嘭直接横撞在后面两辆车上。

    轰又是一声响,汽车爆炸了,整条马路上满红光漫天。

    “靠……”m国的人再次爆出了粗口。

    “中国功夫,居然会中国功夫。”飞机上的不可思议的看着。

    “射击……不能让他们有活着的可能。”战冲机上的一脸紧张,这个太难缠了,难怪上头要派出战斗机来以付他的,这人绝对是m国的一个大威胁。

    “是”

    话音落下,不停的有炸弹朝着底下发射过来,谌凌宵飞快的来到柒七面前,拉着柒七一种飞奔而来。

    那画面,那样子一身银灰西装的谌凌宵拉着一身米色西装的柒七用轻功在这马路上飞奔着,而身后不停的有炮弹打来。

    这样的画面,这样的情节“他妈的穿越,居然在飞……”战斗机上的人看着屡屡打不中谌凌宵与柒七一脸的怒气,再看这画面,他们吐血了,我靠,这是什么怪胎呀。

    是穿越的还是外星人呀“我就不信他们不会轻,给我轰,不杀了他们你们应该明白回去我们会面对什么。”m国指挥这次战斗的将领大声的咆哮着。

    “是,长官。”战斗机全力加速,炸弹如同不要钱的一直往下抛着。

    “不行,这样下去我们都得死。”柒七看着这穷追不舍的人,有些气闷。

    “恩,一起死就一起死吧。”谌凌宵毫不在意的说着。

    “轰……”忽然,他们发现身后似乎不对劲了,这声音是炸到了什么,而且这声音在半空中,难道m国的人自己把自己的战斗机给炸了下来?

    回头一看,只见凌子默正嚣张的站在直升机上,拿着一把还冒烟的长炮。

    “凌子默?”谌凌宵那叫一个气闷呀,怎么会是凌子来了呢,他们虽然是兄弟,他也不介意凌子默来,可是这个时候来实在太让人郁闷了不是,他最为狼狈的样子。

    凌子默从半空中对着两人轻挥一下手,示意无事便继续与空中的m国战机对视。

    “m国,今日我手下留情不对你们敢尽杀绝,你们回去转告你们总统,m国的这笔账我凌子默记下了。日后定备上大礼送给贵国,贵国那栋多角大厦,我凌子默要了……”

    拿着长炮凌子默嚣张万分的说着,此时的他就是王者,傲视天下,让所有人不得不臣服。

    m国的人看着凌子默,看着他身后的武器,看着不远处飞来的政府战机,咬牙。

    “撤……”

    看着m国的战机调头离去,凌子默便借着云梯下飞机一步一步,凌子默正准备朝柒七的方向走去,可就在此时m国战机上的居然朝着七的方向射击。

    “不……”凌子默大声的叫着,同时快步朝柒七的方向走去,子弹朝柒七的面门射去。

    “不要……”同一时刻,谌凌宵亦发现了,可是子弹的速度来的太快,之前一丝杀气都没有感觉到。等到他们发现时子弹已在柒七的面前了。

    柒七睁大眼睛看着明自射来的子弹,她知道要往后退,她知道要闪开,可是双腿却如同灌了铅一般,她走不去。

    “柒七,小心……”嘭的一声,离柒七最近的谌凌宵一把将柒七撞开。

    噗……可他却没有躲藏,子弹没入体内。

    “琴宵,不要……”等到跌倒在地的柒七爬过来时,就看到一身是血的谌凌宵躺在地上,柒七放声大哭,现次将琴宵的名字叫了出来。

    为什么,为什么,琴宵为什么又要救我。为什么呀这是而m国的战机上,一个菜鸟样的人物拿着手枪对着自己的长官邀功。

    “长官,我射杀了谌凌宵,我们可以回去交差了吧。”

    “我靠。交差?我们给国家惹了大麻烦你知不知道,凌子默和谌凌宵的家族能放过我们吗?要杀就得杀的一个不剩,这下不是自寻死路?”

    “那怎么办?”

    “怎么办?趁他们没有反应过来,快逃……”

    “柒七,不要慌,叫救护车,送医院。”凌子默亦来到了谌凌宵的身边,看着一身的谌凌宵,凌子默有杀人的冲动。m国不搅的你天翻地覆,我就不是凌子默。

    “救护车,救户车,快呀,快呀……”柒七拼拿的用手按着谌凌宵的伤口处,那正值胸口。

    “柒七,别担心,我没不会有事的……”谌凌宵伸手无力的反握着柒七。

    伤口很痛,可看到柒七为他担心的样子他心里却又很高兴,他终于明白父亲的想法了,也明白当初自己那亦无反顾的选择跳入天火之中的想法了。

    如果得不到柒七的爱,那么他就要柒七记住他一辈子,永远忘不掉,不论了是琴宵还谌凌宵,柒七生生世世都不能忘了他。

    他伟大但他也自私,他不勉强柒七,却强势的要柒七永远的记住他“琴宵,我坚持住,你一定要坚持住,你醒来后,我就嫁给你,好不好,你一定要坚持住。”此时的柒七也顾不得凌子默听到这话会多么受伤,她要给谌凌宵活下来的动力,谌凌宵不能有事,不然的话,她不知该如何面对这样的结局。

    “好,记住你的话,只要我配来,你就嫁给我,今生做我的新娘……”带着微笑,谌凌宵微微的闭着眼。

    “不要,琴宵,不要睡着。”柒七紧紧的抱着谌凌宵,为什么,为什么你每次都这个样子,琴宵,我欠你的到底要还到何时。

    凌子默掩去眼底的受伤,琴宵,你好狠,又是用这样的方法让柒七无法忘记你“柒七,松手,救护车来了。”就在此时,柒子青带着大部队终于赶到了。

    “大哥。”轻轻看着救护人员终于来了,连忙松手,让救护人员第一时间对谌凌宵进行施救。

    “柒七,别担心,谌凌宵不会有事的。”柒子青轻声的安慰着。

    “大哥,大哥,你一定要救琴宵,不能让他死,不能……”柒七埋在柒子青的怀里,痛哭着“放心吧。谌凌宵一定不会死的。”柒子青抱着柒七,看着一旁一脸受伤的凌子默叹了口气。

    他也看得出来柒七是喜欢凌子默,可是自己的妹妹却执意说着要嫁给谌凌宵,他不懂他们三个到底怎么一回事,但是他也明白凌子默一点很难过。

    “柒七,先让子默照顾一下你,我去处理一下现场。”轻轻的拍着柒七的背,示意柒七坚强。

    恩…擦了擦眼泪,柒七终于恢复了些许正常,看着一旁一脸黯然的凌子默,柒七只能说一句。

    “君默,对不起。”

    “小七,别伤心,我和琴宵说了公平竞争的,你的选择我们都尊重。”凌子默在说这话时心在滴血,可是他知晓如果柒七不还琴宵的情,柒七生生世世都会不安。

    “都是我不好。”柒七低头哭着。

    “柒七,没事的,只一生不是吗?我们还有生生世世呢。”强忍着心痛,凌子默依就安慰着柒七,他可以争可以夺,但对方不是琴宵。如果今天换成任何一个人和他抢柒七,不论柒七愿意与否他都会直接把柒七掳走,直接把对方给轰了,但是对方是琴宵呀,他不能这么做。

    “我们去医院吧。”凌子默尽量忽视自己的心痛,扶着柒七走向一旁柒子青开来的警车。

    “恩。”

    “病人谌凌宵左胸口中弹,血压下降。”

    “极需输血。”

    “b型血。”

    “立刻去血库取血……”

    “是”

    “一千cc输下去,效果不大,还需要输血。”

    “血库告急……”

    “立即现场采血,病人极需用血……”

    “是……”

    急救室内一片慌乱,各种紧张措施全部用上,各各医疗机械不停的响着,必须保证谌凌宵等伙有足够的体力接受取子弹的手术。

    “伤患病危,极须输血,请问你们哪位是b型或者o型血。”护士跑出来对着走道上的柒七等人问着。

    “我”柒七立马站了出来。“我是o型血。”

    “我是b型血。”凌子默亦冷冷开口。

    “现在跟我来验血……”

    半个小时后,一千cc的血从凌子默与柒七的身体内抽了出来,当柒子青赶到时就看到这两个人脸色苍白的坐在走道上看着手术室。

    “发生什么事了?你们的脸色这么难看。”

    “凌宵缺血,我们给他抽血了……”柒七靠在凌子默的肩上轻轻的说着。

    “那就好,现在手术怎么样了。”柒子青稍微的松了一口气。

    “不知道,医生说手术很危险,离心脏只有零点零一厘米。”柒七万分担心的说着,同时心不停的祈求老天爷,千万不要让谌凌宵有事嘀嘀……手室中那盏灯终于灭了,三个人连忙起身看着打开门出来的主治医生和被推进无菌病房的谌凌宵

    “手术非常成功,现在病人正在加护病房,等他脱离危险就可以进入普通病房了。”

    白衣大褂的大夫此时看起来就如同天使一般,说出来的话对他们来说就是福音。

    “谢谢你,李医师……”柒子青连忙道谢,这个李医师可是b市第一刀,因为他的出手,谌凌宵也多份活路。

    “救人是我们的责任,病人的麻醉要到六个小时后才能苏醒,你们先回去休息吧,这个时候你们无法去看他。”看着几个人的疲倦,李医师很是友好的提议。

    “小心烫……”

    “恩”

    三天后,谌凌宵已经可以嚣张的躺在病床上吃着柒七喂的鸡汤了。

    “谌凌宵,你伤的是胸口,不是手。”凌子默走了进来,一把将柒七手中的鸡汤放在一旁,同时拉起柒七。

    “他有手,可以自己吃。”

    同时拉着柒七坐到一旁,要明白他此时是个失意的男人,这样做是正常的。

    “行,我自己吃……”谌凌宵毫不在意,特意有些虚弱的捧着碗,一路上不知洒了多少。

    柒七与凌子默都知谌凌宵是装的,但柒七还是心软一些。“子默,凌宵的伤还没有好呢。”

    “没关系,我来了……”比凌子默晚了一步的宁天担着一堆水果,是的,请允许我用堆这个词,因为就就是乱七八糟什么水果都放一起堆来的“柒七,我还有水果在车上,帮我拿一下好吗?”宁天将手中的水果一放,笑着说着。

    柒七看一眼这三个男人,知道他们有事要谈,故意支开她的,当下也不多说什么。

    “凌宵的身体还没有恢复,你们不要谈太久……”

    柒七走后,凌子默随意的坐了下来。“谌凌宵,你什么时候对m国下手。”

    m国股市大动荡,立刻引起了一系列的反应,金融机构破产、资金链断裂,一时间各种隐藏的危机全部浮出水面。

    “醒来的第二天。”谌凌宵笑道,m国给他这么大的礼,还不允许他回点礼不成。

    “动作比我还快。”凌子默笑道。

    “没办法,我只要动动嘴皮损失几百个亿就行了,可你不同……”谌凌宵看着凌子默,他知道凌子默定有大动作。

    “m国的白人不是向来自视甚高吗?我不过是让他们小受点打击罢了。”

    轻轻的说着自己的决定,谌凌宵狠狠的瞪了一眼凌子默,你狠。居然左右人家今年的大选,不过做的漂亮“m国应该不敢再来找麻烦了吧。”谌凌宵无意的问着。

    “他们不敢,所以你可以放心……”后面两个字,凌子默没有说出来,他无法说出来。

    但是谌凌宵却替他说了。

    “子默,我和柒七结婚,你很难过吧,”谌凌宵刻意忽视掉自己心里那抹不安。

    “你放心,我不会没品的去劫新娘,不过你们的婚礼我就不参加了。”凌子默起身,背影消瘦而落寞。

    “结婚的礼物,我已经送给柒七了。”心口滴血般的疼着,但凌子默依就说完最后一句才转身离去。

    “我会不祝你们新婚快乐的。”

    来到宁天的车上,柒七看着放在驾驶位上的礼物盒,上面贴着“柒七亲启”四个字。

    小心的将其拆开,柒七连忙伸手捂着自己嘴,她怕她会哭出来。

    君默一枚小小纯白金的戒指,没有过多的珠宝装饰,只刻了一所人皇的白色弓箭。

    小巧精至,柒七缓缓的将其拿手在带在左手食指,大小刚刚好君默,你此时给我这样的礼物让我心的更是难过吗?你这是无言的告诉我你的心痛吗?

    君默,想到琴宵为我做的种种,闭上眼,只要一想到为我白了发、为我跳出火炉那一幕我就没办法不心痛柒七一边轻轻抚着左手上的戒指一边展开盒子里的一张纸。

    小七:

    这枚戒指我想你会喜欢的,想说这是送给你的新婚礼物可未免太过矫情。

    这枚戒指就算是我私心的给你的礼物吧,因为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我的妻子。

    你和琴宵的婚礼,请原谅我无法参加,我无法看着你穿着洁白的婚纱嫁给别人,我怕我会忍不住在婚礼上将你抢走。

    小七,我知道这枚戒指今生在你的手上没有位置,所以在戒指盒里面我放了一根链子,把它挂在胸口吧,这样让我感觉离你近一些。

    小七,和对琴宵所说的最后一句一样,我无法祝你新婚快乐。

    北君默留

    “君默……”柒七拿着戒指和礼盒飞快的跪下了车,往医院赶去,可却没有北君默(凌子默)的身影不死心,柒七到处的寻找着,虽然她不明白如果就算找到了北君默她又能如何?

    “子默,真的就这样走了吗?”宁天站在凌子默身后,陪他一超看着柒七疯狂找他的身影。

    “再见又能如何。”凌子默看着柒七奔跪的背影发呆着。

    “子默,柒七明明爱的就是你不是吗?她看你的眼神完全不一样。”这一点宁天绝对可以保证的,而且柒七与子默的默契也不是一般的好,为什么这两个人却?

    他不明白,虽然他不讨厌谌凌宵,但是柒七真的很适合当子默的黑道皇后。

    “宁天,我和柒七还有谌凌宵的事不是三言两语就能说清的,我们走吧。”

    凌子默直到看不到柒七的背影,才转身朝外走去。

    等到柒七找累了,找疯了,到处都找不到凌子默时,她终于放弃了。

    哗啦哗啦……柒七看着水龙头里不停的留下水,眼神迷蒙。

    到底自己的选择是对是错呢?嫁给谌凌宵,会不会既负了子默又伤了凌宵呢?

    老天爷,前世你给我的苦难还不够多吗?背负着那样大的身世之迷,背负着拯救天下的责任。

    今生呢?我背负着众人的情,众人重如泰山般的爱,柒七只有一个,为何要让我遇到他们……为什么又要让他们爱上我。

    柒七看着镜子中的自己那狼狈的样子,有些失神,柒七……是现在的生活太过美好,以至于让你忘了自己的坚强吗?

    柒七,坚强的面对吧,不论发生什么你都可以解决的,想想前生你连界点都能闯的进去,今生还不能理清这些情情爱爱吗?

    再次回到病房,柒七已经收起了那伤心而迷茫的样子,和往昔一样带着丝丝的笑意和淡淡的愁绪。

    柒七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但是谌凌宵还是发现了,小七眼角那淡淡的红肿。

    “凌宵,我先回去了,晚点再给你送晚饭过来。”

    心疼入在心底,凌宵知道柒七在外面逗留这么久才回来定是希望不要被自己看出她的异常。

    “柒七,晚上你就别来了,你要忙着凌宵金控的事还要来照顾我,太累了。”

    子默走了,今晚你就好好的休息一晚调整一下自己心情,养回自己的精神吧,柒七别在我面前强颜欢笑好吗?这样的你让我心痛,也让我觉得我太自私了。

    柒七点头。“那好吧,你好好休息。”轻轻上前替谌凌宵拉好被子,才慢慢的走了出去。

    凌宵的体贴,她何偿不知呢,漫步走在回家的路上,不知为何今天的她真的很不想开车,只想享受一下一个人走着的滋味。

    每早一步都在回想着前世的种种,从冷宫出来、嫁给北君默、当丫鬟受辱、当公主变成赌具、掉下悬崖、凭着妙手医术认识诺溪等人、再次与北君默和琴宵相逢,一路历经种种终守得云开见月明,可结果呢?却扯出惊天的身世之迷和所谓的世界末日。

    一切尘埃落定,用她父母的命,兽皇加是琴宵的命换来了平静的日子,可最后呢?

    前世的种种似乎重新上演了,兽皇依就不得所爱,郁郁而终,而她负了诺溪、负了暗岩,害暗岩两世活着皆只是为了她柒七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行人有些落寞,记起前世种种真的好吗?再次背负前世的种种真的是她希望的人生吗?

    “柒小姐。”突然耳边传来一声高傲的女声,柒七抬头看着面前衣着华贵、时尚、大方的女子眼里闪过戒备,倒不是说面前这个女子很有危险性,只是这个女子眼中的不善和柒七的职业习惯,让她不自觉得起防备。

    “你是谁?”柒七确定这个女子她不认识,更不明白她眼里的敌意是什么。

    “我姓刘,叫刘颖。”面前的女子说完看着柒七依就一副不莫宰羊的样子继续道:“我的父亲是本市的市长,我的未婚夫司徒诺,你应该认识吧。”语气带着傲慢与绝对的自信。

    柒七点了点头。“我认识。”

    原来,这就是司徒诺溪原本欲联姻的对象和现在确定联姻的对象。

    “我想和你谈谈行吗?”刘颖的声音透着淡淡的疲倦,但傲气依就在着。

    “刘小姐,我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柒七淡淡的看了这个刘颖一眼,天之骄女难免娇气,就哪同当初的东方明珠。

    刘颖看着这什么表情都没有柒七,有些郁闷了,语气不自觉得变坏了。“柒小姐,你这是不屑吗?我知道比起家世我比不上你,但是你不觉得我才能够能司徒家更多吗?”

    柒七耐着性子再看了刘颖一眼。“所以呢?”

    刘颖有些气恼柒七的态度,但是却也无可奈何,毕竟比起家世,柒七更胜一筹,只能咬牙说着。

    “我要和你谈谈,必须。”看着柒七,挡着柒七的去路,她坚持挑了最近的一家咖啡店,柒七捧着杯子轻轻的拌着咖啡等着面前的这个女子开口。

    刘颖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柒七,她在等柒七开口,可是柒七似乎很沉得重气。

    好,第一局她败了。

    “我的真的爱司徒诺,很爱很爱,为了他可以做到一无所有也不惧。”

    语气坚定到让人折服的地步,柒七抬头看着刘颖。

    说实在的这样的女子很让人讨厌,傲慢、骄气,但她话语中的自信、勇敢却是让人羡慕的。

    “我知道。”压下苦涩,柒七轻轻的应了一句,她似乎永远都是那个被动的等爱的人,她从来没有去主动说爱,主动争取爱情。

    刘颖继续道“我从小就认识他,从我懂事起就爱着他,为了他我什么都可以做。他是花花公子喜欢到处留情,我骄傲的要死,可为了他我全忍了,我只希望他玩累了最后记得回家。半年前,我们两家终于谈好了订婚的事,我以为是他玩累了要收心了,而我也算等来了。”说到这里,刘颖语气带着哽咽。

    “婚事一直在谈着,我们都订好了明年的婚期了,可他呢?参加了商贸会的开幕酒会的突然找种种理由来推辞或者拖延订婚一事。我不懂为什么,直到他到处打听你的消息,听到你去了中东和司徒伯伯吵架也要去中东,我才明白因为你,因为你他要不要我了……”说到这里刘颖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柒七有些酸酸的,将桌上的纸巾递给了刘颖。司徒诺,或者说诺溪,你怎么那么傻呢?为了一面之缘的我推掉对自己最有利的婚姻,不顾一切的想要闯中东,小七不值得你这么好的。

    “柒小姐,你知道我当时有多么难过,诺的花花公子生涯终结了,可是终结者却不是我,我求他、司徒伯伯也求他,可他却依然固我,要不是司徒伯伯和我爸爸动用关系不让他出行,他早就不顾一切的冲到中东去找你了。”

    刘颖的哭泣声越来越大,脸上的妆几乎都快哭花了,可此时她却毫不在意她身为市长千金的形象,因为一想到司徒诺在家里闹着要去中东的那段日子她就痛苦。

    “对不起,我不知道。”心再次酸涩起来,柒七忘着玻璃外面,看着车水马龙的大街,脑子里胡乱的想着什么。

    “你不知道的启只这么一点点,你知道不知道,你回来后诺用性命来要挟司徒伯伯去柒家提亲,和柒家联姻,被你拒绝后,他把自己关在房里三天三夜没有出来。当诺从房里走出来后,他好像突然一天就长大了一般。”

    司徒诺走出来就好了,柒七在心里暗叹着,这样至少对大家都好。

    “他答应和我订婚,我爸爸却不同意,我同样用死来威胁我爸爸,订婚后他完全以未婚夫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说到这里有些斯底里歇了。

    “柒七,你知不知道,当你和谌凌宵出双入对、欢声笑语的时候,我和司徒诺却向陌生一般,有礼却冷淡的相处着,他做到了所有未婚夫该做的事,可是却一点感情也没有投入,就如把这一切当成工作一般的来做。”

    “你知道看着这样的司徒诺,我有多么心疼,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毁了他。”

    毁了他。这三个字一直在柒七的脑海里不停的重复着,她何止毁了司徒诺,她还毁了谌凌宵与凌子默的人生,如果他们没有遇上她那该多么好呀。

    “刘小姐,你告诉我这些是什么意思。”平静的看着刘颖,柒七尽量不让自己的心事外露。

    “柒七,你是个冷血的女人,你们柒家专产军人,你不是,但你也和军人一般冷血无情。”刘颖愤恨的看着柒七,这个女人居然不为所动,诺为她做了那么多,为什么她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刘小姐,我与司徒诺只有数面之缘,他要做什么并不是我能左右的。”柒七微抬着头,告诉自己这样的才不会让泪水掉下来。

    “我真为诺感到不值得。原本,我想你知道诺为你做的这些事情,就算不爱上他也应该为此感动,可是你呢?”刘颖的泪与妆混在了一起,却不难看,反到带着几分酸楚的感觉为。

    “刘小姐,我有未婚夫了。”柒七告诉自己,不能心软,不然的话只会带给所有人更多的痛苦,有些事情不是她心软了就能够让所有人都开心的。

    柒七的话似乎让刘颖有些清醒了。

    “柒七小姐,诺他真的很爱你,绝对不会比谌执行长少,诺他很优秀,绝对不会比谌执行长差,你试着接受他好吗?”心在滴血,刘颖痛的咬破了自己的嘴唇,可却依就一个字一个字的说着。

    “你在说什么?”柒七震惊了,这个女子?刘颖她到底有多爱司徒诺,居然可以为了司徒诺……这样的刘颖不像东方明珠。

    狼狈别过脸,刘颖不想让柒七看到她这个样子。

    “我只想要诺快乐。”所以,她可以选择委屈了自己也不在乎,天知道当她说出这话时,她的心有多么的痛,但只要一想到诺那空洞的眼神,她就“刘小姐,继续爱司徒诺吧,他是个好男人,他不会辜负了你的,我与司徒诺只能是朋友。”柒七语带祝福的说着,她真的觉得这样的刘颖配司徒诺是最好最好的,刘颖是骄傲的公主但在司徒诺面前却只是个小女人。

    柒七说完话不再看刘颖的神情,掏出自己那杯咖啡的钱放在桌上,转身离去。

    此时的柒七,比刚从医院出那的那刻还要难过,子默与凌宵的事本就让她心痛到极点,现在又知晓司徒诺的事情,本以为司徒诺和她只有数面之缘不会怎么样的,可却没想到只一次见面就会有这般严重的后果。

    “嘟嘟……”柒七拿出手机拨通了柒子青的电话。

    “喂,柒七怎么有空找你哥。”

    “哥……”语气带着丝丝的伤怀。

    “柒七怎么了?”电话那头的子青满是担心,立刻停下手中所有有活。

    “哥,如果你有空的话,多去看看司徒诺吧,和他多谈谈,希望他不要因为我而……”到后面,柒七已不知要说什么了。

    唉……子青那头传来重重的叹息声。

    “柒七,你别想太多了,不要因为这些事而影响了自己的生活,我们都是成年人,都应该为自己的选择负责,司徒那小子很快就会复原的,你别担心了。”

    “我知道了,哥哥。对了,告诉爸爸妈妈一声,我今天不回家了,我去凌宵金控,直接在那睡了。”

    “柒七,按着自己的想法作就好了,天大事还有我和爸妈在呢。”子青轻声的说着,他不知柒七、凌宵和子默这是怎么了,但还是希望柒七能够更好。

    “大哥,你放心吧,我没事的,我……可能等谌凌宵的伤好了,我们就要结婚了。”压下苦涩,柒七说着自己的目的。

    “柒七,你真的要嫁给谌凌宵吗?”柒子青的语气带着关切。

    “大哥,直的。”

    “柒七……”

    嘟嘟柒子青看着突然挂断的电话,苦笑“柒七,你真的决定了吗?三个月期限还有三天,你还可以再考虑。”谌凌宵坐在自己豪华的大办室,听到柒七突然的提议有些不解的问着。

    “是的,凌宵,我决定了,我们结婚吧。”嘴角轻笑,柒七告诉自己,一定不能让凌宵看出半点不对。

    “可是,你现在还不爱我对吗?”问的那般的苦涩,可却是事实,谌凌宵一直看着柒七,眼里温柔的腻死人。

    “凌宵,我会爱上你的。”像是在说服自己,又像样在说服凌宵。

    谌凌宵起身,轻轻的拥着柒七,下巴靠在柒七的额头上,看着怀中有些僵硬的身子,谌凌宵的中嘴角有一丝苦涩的笑。

    “柒七,如果你决定的话,那好吧。”

    普罗旺斯波城古堡

    今日这里是花的海洋,是喜气的天地,今日凌宵金控的执行工谌凌宵将在这里迎娶他心爱的女子柒七。

    普罗旺斯波城古堡在专业人士的设计下,用九千九百九十九朵红玫瑰和九千九百九十九朵薰衣草花装饰而成,今日的波城古堡美轮美奂,如同童话里的公主城堡一般充满幸福的味道。

    “柒七,真的决定了吗?”柒子青看着一身白纱的柒七,语带关切的问着,今日的柒七很漂亮,但是那笑容似乎没有新嫁娘的那种喜悦,就像是带着一份坚决一份解脱,他不明白他的妹妹结婚为什么会是这样的表情。

    “大哥,婚礼都举行了,我当然决定了,爸爸妈妈也同意了不是吗?”

    m国的动乱,让柒爸与柒妈明白谌凌宵的决心,知道柒七嫁给他一定不会受伤的。

    柒爸与柒妈尊重柒七的决定,只是他们也担心“柒七,妈妈很担心你,你嫁人给谌凌宵的原因并不是爱他不是吗?”

    “大哥,你放心,我会很幸福的。”柒七摸了摸胸前的那枚凌子默送的戒指坚定的说着。

    她是这天下间最幸福的人,有这么多人如此的爱着她,宠着她,包容她的任性。

    她也一定会幸福的,她相信自己也相信谌凌宵“柒七,你这是在说服我还是在说服你自己?”

    “大哥,婚礼开始了,带我进去吧。”柒七迎向柒子青的视线轻笑,一身白衣带着几分脱俗的气息波城古堡正缓缓的放着结婚进行曲,柒七一身白纱挽着柒子青的手臂来到会场。

    谌凌宵看着美如仙女的柒七脸上挂着满满的笑意,柒七今天真美谌凌宵带着满足的笑看着这么切,一切都是那么的完美,这一生很幸福,很幸福,他的柒七,他的小七,他终于等到了这一天,那么前世的种种都是值得的。

    柒七来到谌凌宵的身边,圣洁的白纱下是浅浅的笑意,挽着谌凌宵的手,柒七告诉自己,这是自己今生的选择,她会幸福的“柒七小姐,你愿意嫁给谌凌宵先生为妻吗?无论生老病死、贫贱富贵永远不离不弃。”

    柒七看一眼谌凌宵,手不自觉的再次摸向胸口那枚戒指,闭上眼眨去眼里的犹豫。

    “我愿意……”

    听到柒七的回答,谌凌宵眼角的笑意更加的浓了,这一生能听到柒七说出这句愿意成为他的妻子,他此生足已。

    “谌凌宵先生,你愿意娶柒七小姐为妻吗?无论生老病死、贫贱富贵永远不离不弃。”

    牧师再次问下谌凌宵,而且他极有把握这个男人一定会飞快的回答我愿意,可是半天只看到谌凌宵抱着柒七的双手深情的凝望着。

    “柒七,你相信我能给你幸福吗?”谌凌宵高深莫测的寻问着。柒七不明白谌凌宵的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点了点头。

    “柒七,我也相信我能给你幸福,所以我真的很希望娶人为妻,这是我今生最大的愿望。”谌凌宵依就在笑,只是那笑带着几分落寞。

    “凌宵,有什么话,我们稍后再说好吗?我们将婚礼举行完?”柒七有些不安,她总感觉今天的谌凌宵和当日在天火炉前意无反顾的要跳入天火炉中的琴宵一样。

    轻轻摇头。“柒七,婚礼不会举行了。因为,我不娶你……”

    一字一字,琴宵将自己的决定说了出来。

    哗所有的宾客们都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呀?好好的新郎怎么就反悔了呢。

    “凌宵……”柒七亦是镇惊的问着,好好的怎么会呢?

    柒爸、柒妈和柒子青亦是脸色一变,谌凌宵这是什么意思,当初可是他那般诚恳在柒府信誓旦旦的说要娶柒七,会对柒七好,怎么在婚礼时变卦。

    “柒七,我也相信我能给你幸福,嫁给我你一定会幸福的,因为我是这么的爱你,但是柒七,你爱的是子默不是吗?即使轮回转世你依就还是爱他,即使我比他早遇上你,你还是爱他。

    和你这一起的这些日子是我最幸福的时光,每天都有你的陪伴。但是我知道你不快乐,你的心里满是苦涩,因为那个许我来生的承诺,你早早的就决定了要嫁给我不是吗?

    这三个月的相处,不过是我们彼此找的一个缓冲期,即使没有这三个月的相处你依就会嫁给我。

    我和子默说了要公平竞争,可是你却从来没有给我们公平,子默一定一早就知道你的选择,所以他才会毫不为难的一直在意大利不肯来。”

    一句一句,谌凌宵说的很轻,但听到柒七的心里却沉重无比。

    “凌宵,我对不起,对不起……”柒七不知除了说对不起还能说什么,她无法控制自己的心,真的没有办法。

    谌凌宵伸手,轻轻的替柒七擦去眼角的泪水。“笨蛋柒七,这有什么好说对不起的,我们的感情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如果能够控制那还叫爱情吗?你知道的,我从来不怪人的,我只是想要一个和子默公平的竞争你的心的机会,现在我有了,虽然结果是你的心依就不在我身上,但我还是满足了。”

    随着谌凌宵的话落下,所有的来宾都安静了下来,柒爸与柒妈亦是收起了怒气,原来柒七最近是这般的辛苦。

    “凌宵,婚礼继续好吗?”柒七摇了摇头,拉着谌凌宵的手寻问着。

    轻轻摇了摇头。“柒七,我不愿意娶你呢。”

    就在此时,天空中传来了嗡嗡的飞机声。

    “柒七,这次我的计划一定成功,凌宵金控交给你了,我要去周游各国,你放心,不找到心上人我就不回来了……”轻轻的,万分不舍的放下柒七的手,谌凌宵朝城堡外走去。

    柒七一路追了出来,只见谌凌宵已坐在直升机上面。“柒七,我打了电话给凌子默,他应该很快就会到。”

    “柒七,要幸福呀……”

    直升机,缓缓启动,谌凌宵的身影越来越小。

    “凌宵,早点回来……”

    站在底下,柒七轻声的唤着无论前世来生,无论是琴宵与还是谌凌宵,你总是最爱小七和柒七的那个人,爱的那般无私,爱的那般包容。

    我永远无法忘记白衣翩翩风华绝代的你柒七伸手,在半空中朝谌凌宵挥着,一定要早点回来

    很多很多年以后,一对中年的夫妻站在自家的后院,拿着手枪无聊的练靶。

    嘭……连发数枪,枪枪命中红心。

    “子默,你说我们的女儿为什么就特别喜欢凌宵呢?”柒七对着靶子继续开枪一边问到一旁同样一身装备的凌子默。

    依就是那副酷样,但可以看得出,凌子默眉眼间的幸福神色。“不知道。”

    “那为什么,儿子就那么讨厌凌宵呢?”嘭,一枪过去,柒七再次不解的问着。

    她这一儿一女,她可真是万分不解了,儿子看到谌凌宵就不对盘,女儿看到谌凌宵就巴上去。

    “不知道”

    嘭嘭嘭数枪打过去,将他们要说的话也打断了

章节目录

替身王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阿彩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阿彩并收藏替身王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