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郑叮叮问过宁教授一个问题:你以前幻想过和怎么样的一个女孩子共度一生?

    宁教授对此的回答是:看得顺眼。

    看得顺眼四个字,言简意赅,一切尽在掌握中……但又似乎是个空洞的答案。

    当然,这不是他的敷衍,也不是撒谎,而是他心中的真实想法。他的社交关系不大,除了家人和少数几个朋友之外,没有亲近的人,对于那些不怎么亲近的人,譬如同事,同学和病人,他将他们划分为三类:看得顺眼,看得不怎么顺眼,但勉强可以看和根本入不了眼。

    看,在宁教授的社交世界里,一个人能被他列入“看得顺眼”的行列,实属很难得。

    从0岁到28岁,没有谈过一次恋爱,28岁开始紧密相亲后,遇到的各类美女,都没能引起他的强烈……不,一点感觉。

    而郑叮叮让他明白何为“赏心悦目”,这非常难得,因为刚才说了,在他的社交世界里,最高就是“看得顺眼”,压根没有出现过“赏心悦目”这四个字。

    一米六八的郑叮叮,鹅蛋脸,五官柔和,皮肤白,睫毛长,一双长腿,说话语速时快时慢,和人对谈的时候喜欢执着地看着对方的眼睛,除非害羞和窘迫的时候会低头,喜欢买很多廉价,色彩丰富的衣服,擅长做手工活,小屋子局促拥挤,会烘焙饼干,做巧克力……这一切都让他觉得赏心悦目。

    其实这一切都不算特别,他也遇到过不少她更美,更有女人味,更年轻,更有才华的女人,偏偏她们都激不起他的感觉,唯独她,眨眼睛的时候可以让他表面不动声色地礼貌对视,其实身体的去甲肾上腺素,肾上腺素,多巴胺瞬间飙到一个高度。

    这就是爱情,没有道理,不可理喻的无知又可耻的爱情。

    他没想到自己会陷入这样的爱情。他向来成熟,稳重,有才华,有能力将所有事情轻松掌握在手心,让竞争者花三倍以上的时间才能追赶上……竟然在爱情这件事上受挫和碰壁。

    十一个月的进修时间,他不止一次幻想将她抓到身边,用什么东西捆绑好,使她无法挪动脚步离开一步,似乎只有那样,他才觉得安心和愉悦。

    当然,这些幼稚的想法他不会在郑叮叮面前承认。

    就在前段时间,郑叮叮的笔记本又一次崩溃,求助于他,他轻松帮她搞定的同时顺便偷看她的日志,确认还有没有那个讨厌的名字(陈),就算只出现一次,他都会身体力行地重罚她。意外的是,从头到尾没有那个讨厌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满屏都是他的名字。

    甚至有一天是这样写的:

    “昨晚梦到宁为谨了,地点还是我们上次kiss的地方,做的也是同样的事情……我是不是走火入魔了?都分手四个多月了,竟然还做这样无耻的梦,真是太没有出息了!”

    他对着屏幕微微挑眉,心想:原来分开的十一个月,不仅是他过得不怎么样,她对他已经相思成狂,难以自拔了。

    很好,很好,这个可以有,完全可以有,他利落地点了右上角的叉。

    既然这样,那就不必重罚她,轻轻地罚一下就可以了。

    就是那晚,郑叮叮被他“收拾”得很彻底,连连求饶……

    事后,她愤怒:“宁为谨,你是不是瞒着我吃了什么滋补的东西?状态如此可怕?”

    他风轻云淡地回答:“你不喜欢我这样的状态?”

    “当然不喜欢。”有点口是心非,不过她的确越来越难应付他了。

    “我这样做也是圆了你梦里所幻想的事情。”他的声音越来越低,眼眸越来越清亮。

    郑叮叮“呃”了一声,心虚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他他他怎么知道她做过那样的梦?虽然只有一次,事后也觉得很羞耻,但是梦不是她能控制的……重点是他怎么会知道……她瞬间有点凌乱。

    她试图否认却遮掩不住真实情绪,又羞恼又尴尬的模样落在他眼里,他觉得她可爱极了,很想再来一次,不过鉴于她已经累得不轻了,他及时克制住,只是伸手环住她的腰,温柔地确认:“你做过关于我的梦?”

    “……”郑叮叮闭上眼睛,“是又怎么样!你如果不喜欢,下次做梦我可以换其他人!”

    话音一落,危险逼近,他已经翻身,双手扣住了她的身体,微笑地问,俊脸却带着和笑容违和的凛冽:“我是不是听错了,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

    就是那个邪恶的夜晚,导致一个严重的结果。

    没错,她好像……怀孕了。

    拿到最终检验结果的那一刻,她本能地脱口而出:“怎么办,我们要不要这个孩子?”

    宁为谨蹙眉,口吻很严肃:“什么怎么办,怀了就生下来,我养。”

    “我不是这个意思。”郑叮叮感觉自己一紧张说错话,立刻纠正,“因为你一直没说想要孩子,我以为你有别的计划,所以确认一下。”

    “我不否认想和你过一两年二人世界,但既然有了,怎么能拒绝?叮叮,安心将他生下来是唯一的选择。”

    甜蜜后知后觉地升腾,郑叮叮温柔地点了点头,伸手环住他的腰:“那个,恭喜你,你要当爸爸了。”

    “谢谢,你也一样。”

    “……不过,你真的确定自己准备好当爸爸了?”毕竟是意外怀孕,有点疑惑。

    “难道你在质疑我是否能胜任父亲这个平常而伟大的角色?”

    “……”

    显然,傲娇的宁为谨觉得自己无论是她的主治医生,男朋友,老公和肚子里孩子的爸爸,都游刃有余,难度系数是0.

    “不会有任何问题。”他环住她的腰,低头亲了亲她的发顶。

    当天回家后安置好郑叮叮睡下,优越感十足的宁为谨走进书房,秒速落锁,淡定地打开笔记本,搜索一串大众的问题:“老婆怀孕的时候老公应该做什么”“准爸爸必备的条件?”“什么才是成功的奶爸?”

    ……

    做了很多笔记,宁为谨轻松地走出书房,回到书房,正好郑叮叮醒来,找不到他的人有点不适。

    宁为谨快步走过去,坐下床沿,摸了摸她的脸:“醒了?”

    “嗯,不过不想起床,就想赖在床上。”

    “可以,想躺就躺着,我会把晚餐送进来。”

    郑叮叮伸手戳了戳他的下巴,揶揄:“刚怀孕就能享受这个待遇了?”

    “还想要什么服务,尽管说。”

    “先躺下,陪我睡一会。”郑叮叮收回手,拍了拍身边的空位。

    宁为谨躺下后,她翻了个身,主动投入他的怀抱,不知为何,她特别想撒娇。

    “怀孕会不会很辛苦?”

    “因人而异,有些人感觉轻松,有些人会觉得辛苦。”

    “如果我不幸是后者呢?”

    “我会帮忙承担。”

    “真的?”

    “叮叮,我会陪着你和孩子,你不需要感到害怕。”

    郑叮叮垂眸,所有的忐忑、不安、诚惶诚恐因为他这句话而烟消云散,是啊,有他在,她有什么可怕的。

    “你喜欢孩子吗?”她又问。

    “如果是我们的孩子,我一定喜欢。”

    “你会不会对他很凶?”她伸手环住他的脖子。

    “不会,以平和的教育为主。”

    她满意地笑了,闭上眼睛:“我再睡一会。”

    看来肚子里有一颗小豆芽,人就是容易犯困。

    等到晚饭时间,宁为谨亲自将做好的三菜一汤端进来,放在床柜上,俯身轻轻摇醒她:“吃饭时间到了。”

    郑叮叮睁开眼睛,懒懒地起身,靠在床背上,转头看了看床柜上干净可口的饭菜,来了胃口。

    宁为谨亲自拿起碗和勺子,舀了一口饭,送向她的嘴巴。

    她张开,很自然地接受他的喂食。他细心地喂她,偶尔拿纸巾擦一擦她的嘴角,完全像是对待一个孩子。

    真没想到怀孕可以享受这等福利,她想。

    晚饭后,他陪她看了一会电视,亲自帮她洗了澡,再伺候她休息,自己也暂时将没处理好的论文放下,好好地陪着她。

    “我的脚有点酸。”

    宁为谨抬起她的脚踝,帮她按摩,不轻不重,手法适当。

    郑叮叮把手轻按在肚子上,感受那颗即将茁壮成长的小豆芽,目光流露出母亲的温柔:“他真的在我肚子里吗,太奇妙了,虽然完全摸不出来,但感觉很不一样。”

    “因为他才一个月。”

    “你也来摸一下。”

    宁为谨的掌心按在郑叮叮平坦柔软的腹部,非常认真,专业地抚摸。

    郑叮叮觉得他对着自己的肚子,目光和平常完全不一样,除了成熟,笃定,睿智,研究之外还有一点……慈祥?她第一次看见宁为谨会流露出这样的神色,太不可思议了。

    好似他看的不是她的肚子,而是一件稀世珍宝。

    她觉得这样的他太迷人,忍不住凑过去狠狠亲他的脸颊一口。

    不过,怀孕还是不要想那些事情了,要清心寡欲。

    他研究了她的肚子很久,说了一句:“刚才我和他打了招呼,他已经知道我是谁了,以后每晚我都会好好地和他交流一番。”

    “……”郑叮叮想原来当了爸爸的人会变得幼稚,英明伟岸的宁为谨也不例外,这才多大的一颗东西,知觉都还没有呢。

    宁为谨抬眸看了一眼郑叮叮:“这个属于能量交流,是父子之间的,你不会明白。”

    “……”好吧,就当是有这回事情吧。

    宁为谨温暖的大掌依旧贴在她的腹部,暖暖的,让她感觉很舒服,很受用

    “之后的九个月一定会很辛苦。”她说。

    “我会帮你承担辛苦。”

    她笑了:“对了,孩子对你而言代表什么?”

    “他是我们一起制造的小生命,很珍贵。”

    “那我呢?”她继续给他出难题,料想他一时半会回答不出,他最不擅长的就是甜言蜜语了。

    “你?” 宁为谨眉头都没蹙一下,口吻没有半点掩饰和伪装,仿佛答案再简单不过,“你是我的另一半。”

    有一瞬,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涌入郑叮叮的心间,温暖带着悸动,但随后又觉得再自然不过。

    你是我的另一半,如此简单,不必多言。

    谢谢遇见你,谢谢你让我的人生变得完整。

    《浅情人不知》网络版结束 (请花一点时间看下面的作者有话)

章节目录

浅情人不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师小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师小札并收藏浅情人不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