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詹事府的牵头下,先后在韶京和各地建了好几家女子医馆。

    孙巧易至今也没有找到适合她的另一半。于是,没有成家的她将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行医和教学上。孙巧易现在已经成为了韶国最有名的女国医。

    这几年医侍们在战场上的作用也突显了出来。

    原本没有人看好的医侍,在战场后方任劳任怨,精心护理每一个伤员。有越来越多的伤员在他们的照顾下存活了下来,并有绝大多数人完好无损的再次回到战场上继续拼杀。这个人数完全超乎了众人的想象,才让人们惊觉,他们的功劳究竟有多大。

    韶国这几年吏治改革、土地及商业改革带来的巨大成功更是显而易见。

    蛮疆余下的部落已经完全归顺,并按照王姒宝最初的设想被零散安置到各处。再加上韶国偷偷蚕食他国土地带来的成效以及闲国的依附,韶国的国土也在慢慢的扩大。

    军事方面,除了军队人数在不断增加,人员伤亡在逐渐减少外,铁骑卫在执行任务的时候,更是让人闻风丧胆。往往他们人还没到,有些弱的敌军就已经不战而逃。韶国铁骑卫成了别国最令人头疼的一支军队。

    很久以前,朱临溪父子二人在定国埋下的美人计开始奏效。

    定皇南风正阳这几年几次用兵都以失败告终。在极度失望过后,他少了当初的意气风发,开始沉迷于美色,大有混日子过的意思。另外,他的几个儿子也开始了明争暗斗,搅和的定国这几年都不太安宁。

    王姒宝当年被南风翌拿走的那个带铃铛的镯子被送了回来,这也算是了却了朱临溪的一桩心病。

    雍国永盛帝夏明乾在前年驾崩,夏立轩即位。他这人比较中庸,雍国在他的治理下只能说不好也不坏。

    敏国的变化不大,仍然老实的偏安一隅。

    康国却内乱不断。先是夏辰昱做了最后一搏,接着男皇后卢北峰反水,康国一时乱成了一锅粥。但被严重低估的女人狠起来真的很恐怖。康玲珑先是以铁血手腕将一群大男人给镇压了下去,再之后,又对他们进行了惨绝人寰的报复。

    康国的内乱造成康国老百姓人心惶惶,有越来越多的人逃到了它国。当然这其中逃往韶国的人口最多。

    原北康地界在原康国来韶国一个大臣精心策划和游说下,趁康国大乱起义归到了韶国。为此,康国曾出过一次兵想要夺回属于他们的土地。却被王裕泽带人给击退。韶国再一次扩大了国土。

    话说,老王家还有一件大事不得不提。就是王栩在去年娶了一个农家女子为妻。要不是王姒宝觉得那姑娘人品、长相各方面都还不错,给家人做了大量的工作,王栩也不可能那么顺利结成这门亲。

    当然,有令人欢喜的事情,自然就有让人悲伤的事。

    前两年,王姒宝的外祖父和外祖母相继去世。由于远隔万里,他们没有来的及赶回雍国奔丧。

    这次,他们一家老小在收到安国公夫妇王儒凌和李氏相继病重的消息后,简单收拾了下行装便匆匆往雍国赶去。

    奈何,韶京离雍都实在是太远了。众人还在半路疯狂赶路,便先后收到两个老人家已经离世的消息。

    王姒宝哭的差一点不能自已。

    这个世界上最疼爱她的两个人就这样不声不响永久的离去了。

    等一行人赶到安国公府,满眼都是素净的白。白的那样刺眼,让人还没往灵堂走,就已经模糊了双眼。

    安哥儿虽然已经五岁,但这却是他人生当中第一次面对死亡。

    看到黑暗的祠堂中摆放着两口黑漆漆金丝楠木棺椁,安哥儿觉得有些害怕。于是紧紧的偎依在王姒宝怀中。

    看着周围的人和自家美人娘都在哭,安哥儿不明所以的跟着哭。

    一边哭还一边悄悄的问:“娘,那里面躺着的人真的是曾外祖父和曾外祖母吗?”

    “是的,安哥儿。”王姒宝安抚的摸摸安哥儿头,哽咽着回答:“那里面躺着的人就是娘的祖父和祖母。也就是你的曾外祖父和曾外祖母。”

    “那他们为什么躺在里面?多黑啊。”安哥儿天真的问道。

    王姒宝想了想回答道:“他们累了,想在里面歇一歇。”

    “哦--那娘您别再哭了,不然会吵到他们的。”

    “好,娘不哭。”

    ……

    在二老安然下葬后,王子义将一家人召集到一起,认真的商谈了分宗的大事。

    不知道什么时候,雍国和韶国就会对上。趁这个时候分宗是最好的时机。

    王裕浦已经劝动了张君颜父母和他们一起到韶国安居,雍国的爵位他打算彻底放弃,将来准备继承王子义在韶国文国公的爵位。于是,雍国这里的爵位就留给二房,先由王姒宝二叔王子孝继承。

    由于这些年安国公府的庶务都是王姒宝三叔王子廉在打理,安国公府的钱财大部分也都是他赚来的。所以,就决定将大部分店铺和钱财都留给他。

    至于说王子义他们大房,这些年由王裕浦打理赚的钱财恐怕买多少个安国公府都够了。于是,他们这一房便彻底放弃了安国公府的财产。

    雍国这里的田地最终就由二房和三房平分。

    既然由二房袭爵,安国公府这处大宅子也将留给二房。

    王姒宝他们回来后一直住在她和朱临溪在雍都大婚时住的那座宅院。

    在临离开钱,王姒宝带着自家儿子朱元安和王裕洵十四岁的儿子王极在安国公府旧地重游,当做是一场彻底的告别。

    自打王极认祖归宗后,一直是在王姒宝的身边长大。安哥儿很喜欢这个表哥,因为他会处处让着自己。

    王姒宝领着他们俩先去了自己出生的梅香院。

    看着挂满了白绫的梅香院,王姒宝再次落泪。往事一幕幕在脑海中不停的回荡。

    “恭喜世子夫人,贺喜世子夫人。这次终于如愿了,是个女孩儿。咱和顺侯府终于有嫡出小姐了。”

    “太好了,咱老王家终于有嫡女了。”

    “以后看谁还说咱们侯府阳盛阴衰,生不出女孩儿来。看,咱们的小囡囡这不就来了吗。”

    “娘啊,我这个当爹的急忙火燎的扔下老爷子赶回来,您就不能让我抱抱吗?”

    “去去去,就因为你风尘仆仆的赶过来才不让你抱。小囡囡这么娇贵,你也不怕外面的尘土沾上咱小囡囡。还凑这么近干啥?”

    “依我看,咱家小囡囡是我这一辈子中见过最好看的小婴儿了。”

    “算了吧,你一共见过几个刚出生的小婴儿。细算起来,咱小囡囡可是第一个。当初蒋氏刚生下咱长孙泽哥儿那会儿,你也是到了满月才看上一眼。”

    “咳咳……咱小囡囡就是比她老子和哥哥们争气。这下祖父那套冰玉棋子能够保住不说,还把祖父这十来年输掉的东西一下子都给赢了回来。他们行吗?另外我还多得了不少别的彩头。听好了啊,这些你们都不要争,将来都是要留给咱小囡囡做嫁妆的。等告诉老大媳妇,都给小囡囡保管好了。”

    “……”

    那是自己刚出生那会儿的场景。虽然她看不见,却听了个大概。那时爹娘还正年轻,祖父祖母身体还都康健……

    王姒宝随后又领着两个小家伙去了荣庆堂、王老侯爷的外书房、还有练武场等地,她的童年几乎是在这里的每一个角落中度过。

    最后她领着两个小的到了宝珠院。

    “娘,这里怎么看起来和咱们家一模一样啊?”安哥儿打量了片刻后就发现了端倪。

    王姒宝回答道:“这是因为你爹就是按照这里的布局,才建的咱们现在的家。”

    “哦,原来是这样啊!”安哥儿恍然大悟道:“那想必爹爹一定对这里十分熟悉。”

    “我和你爹自打订亲后,你爹就住到了府里。我们白天几乎形影不离,大多数的时间都是一起在这里度过的。”王姒宝没有因为安哥儿小就敷衍他。

    不管在什么时候,安哥儿问她什么样的问题,她都会耐心细致的解释给他听。有时还会给他讲些为人处世的道理,就如王子义当初教她时一般。

    这里和自己家太像了。瞬间便勾起了安哥儿想家的想法。于是开口询问道:“娘啊!我想祖父和祖母他们了。估计他们也想我。咱们什么时候回韶京啊?”

    “咱们明后天就起程回韶京,你爹正在着手安排。”王姒宝回答道。

    “太好了。娘,咱们现在就去找爹吧。估计他该等着急了。”

    “好,咱们这就去寻你爹。”朱临溪此时正在外书房和夏立轩商谈两国之间的事情。估计已经谈的差不多了。

    安哥儿正是喜欢跑跳的年龄,尤其是打从去年和朱临溪习武后,更是不老实。走几步路后,就会跑上几步。

    王姒宝却不敢走的太快。她让王极牵着表弟的手在前面走,她则优雅的跟在他们身后缓慢前行。一边走,一边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腹。连日来的悲伤也渐渐淡去。

    有死必然有生,这是自然规律。

    安哥儿生产那次纯属是意外,但朱临溪仍然害怕王姒宝再次生产会有危险,所以一直偷偷在吃吕缘配的有避孕作用的药。

    王姒宝知道自己身体一向很好,再生几个完全没问题。尤其是安哥儿将来一定要有亲兄弟在旁帮衬才行。所以早前偷偷换了朱临溪的药。

    她再次摸了摸自己的小腹,那里已经有了一个小生命,是临出发前怀上的。由于孩子爹对自己服的药过于自信,又赶上王姒宝守孝,所以朱临溪一直没有发现王姒宝的异常。

    于是就这样,他再一次被蒙蔽。

    但这一次又能瞒住他多久呢?

    出了大门,朱临溪迎上王姒宝,牵着她的手往马车停靠的方向走去。

    王姒宝走出几步后,停住了脚步。依依不舍的转头看了看安国公府的大门和院墙。

    别了,曾经的家;别了,祖父;别了,祖母;别了,姑外祖母;别了皇表舅……

    (全本终)

章节目录

侯门嫡女如珠似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小玉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玉狐并收藏侯门嫡女如珠似宝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