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四章 紫儿与玄亦轩27

    而祈卫只是一把扯过了鳗儿将她紧紧的搂在了自己的怀中,那力道之猛,将鳗儿撞了个七晕入素,只能无助的将自己的双手放在了他的身后,纳闷的拍了拍他的后背:

    “师兄,你要是想抱我就抱吧,但是你什么都不说,好吓人的,你刚才的表情看起来好奇怪,是不是我有什么病啊?还有,为什么我有病了你会这么开心?”

    鳗儿的小脸上透着一抹不悦,她不舒服,他竟然那么开心,让她怎么能开心起来?是想要咒她早死,然后他再娶一个人吗?

    祈卫狂喜的看着她,将她推开了一些,然后将自己的大手贴在了她的小腹上,灼热的呼吸喷在了她的颈间,在她的耳边轻吻了一下才以着狂喜的低沉嗓音说着:

    “鳗儿,我要告诉你的是,你要做娘了,我要做爹了!”

    他的这句话,不用任何解释,鳗儿也能听得懂了!

    她惊呆了的傻眼了,小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然后疑惑的看向了祈卫,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手腕,那表情十分逗人。

    祈卫又朝她重重的点了点头。

    鳗儿终于知晓了为什么祈卫会这样了,她的小嘴跟着弯起,露出了大大的笑容,自己低声笑了一下之后,才抬头看向了祈卫:

    “师兄……我不是在做梦吧?呀,真疼……”她捏了捏自己的小脸,随即龇牙咧嘴的嘶了一声,白皙的小脸被她的手指印出了两点红印。

    “恭喜你了,二哥……”

    玄亦轩在一旁,看到了他们的模样,便跟着低声说了一句,那声音中透着几分伤感,他说完之后,没有再去看旁边的人。

    只是在想着自己的紫儿。

    现在二哥也已经有了自己的幸福了,看到他开心的模样,他以后再也不会担心自己的二哥会真的不幸福,那么她和紫儿也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可是现在却……

    紫儿啊紫儿,大哥、二哥现在都已经幸福了,可是他们两个却又面临这样的境地,是不是老天爷给他的惩罚呢?惩罚他之前做了那么多的错事,不仅伤害了紫儿,也伤害了旁边的人,可是现在连赎罪的机会也没有了。

    他对紫儿说过,他会等她,就会一直等她回来!

    “师兄,你劝劝他吧,他都已经在那里坐了两天两夜了,一动也不动,也不吃东西,也不睡觉,身子会不会撑不下去呀?”两天后,天气突然转冷,树叶肆意的挥动着自己的手臂,好像在跟夏天说拜拜,迎接秋天的到来,鳗儿已经披了一件披风,却仍是有些哆嗦。

    旁边的祈卫走了出来,又给她披了一件披风,忍不住摇了摇头,叹了口气……

    “这次对紫儿的打击很大,他们两个都需要冷静冷静。”

    他揽住鳗我的手又紧了一些,玄亦轩的衣着很单薄,连他都有些看不过去了,再这样下去的话,玄亦轩一定会倒下去的。

    “亦轩,你吃些东西吧,你已经整整两天两夜没吃过东西了。”已经到了傍晚时分,鳗儿再一次端了一碗热汤面放在了玄亦轩的身边,看着旁边那碗未动已经汤冷面凉的汤面,鳗儿的心跟着纠疼了一下。

    “我不饿,不想吃!你拿下去吧。”玄亦轩没有看向鳗儿,而是看向了不远处的小路,他一直在期盼着那抹身影的出现,而她却一直都没有出现,两天两夜了,她这两天两夜到底都在做什么?

    鳗儿叹了口气,忍不住的站起身,将热汤面放在他的跟前,将那碗冷的想要端走,刚起身,倏的鳗儿发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那身影略显憔悴,但是还是能清楚的看到,那正是紫儿,是紫儿回来了。

    鳗儿放下了手中的东西,飞也似的跑上了前去,双手紧紧的攫住了紫儿削瘦的手臂,忍不住低呼出声:

    “紫儿,你终于回来了,我都快急死了,你要是再不回来的话,轩王大人就要饿死冻死了,你快点去看看他吧,他就坐在那最高的亭子上不吃不喝不睡,一直等了你两天两夜。”

    在听到鳗儿话的时候,紫儿震惊的看着不远处的亭子上那道熟愁的身影,眸子瞬间便溢满了泪水,他居然真的在等她。

    而他的身子看起来更加的单薄,身上只着一件单衣,难道他不冷吗?她可以清楚的看到他冻得发白的唇,但是他在看着她的时候,唇边露出的确一抹安慰的微笑。

    他是笨蛋吗?

    就是为了等她?

    她忍不住往前奔,直奔向玄亦轩所在的位置,他看着桌子上的两碗面,一碗冷一碗热,而玄亦轩的脸色苍白,眼睛也暗淡无光,在看着她的时候,才有了一些昏暗的光芒,是惊喜。

    紫儿的泪终于落了下来,她猛然上前,突地奔进了他张开手臂的怀中,边哭边心疼的骂着:

    “玄亦轩,你是笨蛋吗?等我,你也可以在屋子里等我呀,我要是回来的话,会直接去找你的,你以为你是英雄吗?不吃不喝不睡就可以一直活着?”

    紫儿的话让玄亦轩的心中浮起了一阵阵的暖意,他没有回答她的话,只是双手不住的紧搂着她,这种失而复得的狂喜淹没了他,他的紫儿,终于是回来了。

    “紫儿,紫儿,我的紫儿!”他暗哑的嗓音不住的念着她的名字。

    待两个人都差不多快要冻僵的时候,鳗儿及时的将他们两个请进了屋,忙又去端了两碗面来,两个人也终于忍不住的大口吃了起来,这两天两个人都饿坏了。

    紫儿整整想了两天,玄亦轩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她早就想清楚了,只是她不能原谅的是她自己,都是因为她的任性,所以才会让自己身边的人受伤,却没想到,这却又让玄亦轩受伤了。

    让她的心疼得到得了。

    两个人吃饱喝足了之后,便躲在被窝里取暖,紫儿窝进了玄亦轩的怀中,玄亦轩自然的搂住了她,然后玄亦轩从旁边的枕头低下抽出了一封信……

    “这是?”紫儿微微偏头看着玄亦轩。

    玄亦轩只是示意她自己打开看看。

    带着疑惑的紫儿将那封信展开,熟悉的字迹便跃进了眼帘,她惊喜的发现,那是哥哥的字迹。

    她带着激动的心情将那封信读完,而读着读着,她的眼泪又再一次的落了下来,这次落的是幸福的泪水,哥哥没有了,但是她得到的却是无数颗真心,哥哥是爱她的,而玄亦轩也是爱她的。

    哥哥在信中也让她珍惜玄亦轩对她的爱。

    “亦轩……”紫儿将纸折起,放在了胸前,抽了抽鼻子,看着玄亦轩低声道:

    “我想跟你说的是……我真的好爱你,这辈子都爱不够!”

    “我也是……”他终于又听到这三个字了,他狂烈的回抱住她,紧紧的将她揽在自己的怀中,他的紫儿,是的,他的紫儿,她是他的紫儿,永远都是。

    紫儿轻轻的将头靠在了他的胸前,眸中尽是幸福的笑容,是的,她得到了,她得到的是世界上最好的真心,玄亦轩爱她,她也爱他,这就是老天爷对她最大的赏赐了。

    她也满足了。

    两对夫妻在山上整整生活了一年之后,师父也没有回来,紫儿整天念叨着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儿子都一年没见了,让她日想月想,若不是有明儿在身边的话,她真的迫不及待的马上就下山去找师父他们了。

    偏偏玄亦轩也劝她,不让她轻举妄动,因为她才刚生活完两个月,紫儿温柔的抱着怀中一丁点儿大的儿子,他的脸很像玄亦轩,只有两只眼睛像她,那两只灵活的大眼在看到紫儿的时候,便咧开小嘴将眼睛也眯了起来的笑,那表情看起来好可爱。

    “紫儿,救命呀!”紫儿抱着自己的小娃娃来到了鳗儿的房间,便闻到一阵阵香味,好像是药香,她刚进去便听到了鳗儿在里面大呼救命。

    紫儿顿时便明白了怎么回事,看着在床头上躺着不动的鳗儿,鳗儿满脸的委屈表情,看起来眼泪就要掉下来了似的。

    紫儿轻笑了一下:

    “看来你还没有学乖,我在想着,要不要告诉师兄,让他多配两副药给你,多补补身子,谁让你难道产,害得师兄差点没吓死,所以呢,我觉得,你这坐月子起码得坐三个月才成。”

    “什么?”鳗儿惊呼了一声,她的整张小脸上都写满了不满,她忍不住哀鸣的出声:

    “千万不要呀,我已经躺了整整两个月零三天五个时辰了,居然还要躺,不要了啦,我怎么这么命苦呢?”

    紫儿看着鳗儿的表情,忍不住想笑,当初她生下明儿的时候,鳗儿就一直在笑话她,可是还没有半个月她也生了,而她足了月就可以下床了,而鳗儿却整整躺了两个多月了,所以现在鳗儿是再也不敢笑话紫儿了。

    “你怎么命苦呢?你看现在师兄对小柔多好,现在师兄正抱着她……咦,不对,我记得亦轩也不见了,他们不会是……”紫儿的脸倏的沉了下来,突的她的脑中浮起了一抹不好的预感,那两个人聚头的话,肯定没好事情。

    特别在柔儿出生之后,师兄天天抱着柔儿到处跑,而玄亦轩这一段时间也天天跟他在一起,这两个人一直在一起,能有什么好结果?

    “他们有可能是跑到后山去了,我记得这前的时候,他们两个经常鬼鬼祟祟的跑过去,不知道是为什么。”鳗儿也跟着疑惑的开口。

    “明儿先放在你这儿,我去找他们!”倏的紫儿做了一个决定,便将自己的儿子放入了鳗儿的床边,鳗儿忙将明儿抱好,刚想唤紫儿的时候,紫儿已经一溜烟不见了。

    玄亦轩和祈卫两人同时进了一个山洞,沿中温暖如春,两人的脸上均露出了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师父,我们来了。”

    祈卫的声音引来了山洞里面的一阵骚动,传来了四阵稀稀疏疏的声音。

    “你们终于来了,师父我快饿死了!”里面突地传来了一阵声音,那声音中声音一阵急迫,好像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似的。

    “师父,你也太胆小了吧,回去之后,最多被紫儿她们两个骂两声,又不会掉两块肉。”玄亦轩在一旁忍不住开口。

    第一次看到长辈怕见到晚辈不敢回家的,回来了,也不敢进家门。

    “是呀,师父,我还故意让鳗儿多坐了一个月的月子,要是被她知道了,她们两个一定会将我们两个骂死的。”祈卫也忍不住的开口。

    “爹,二伯父!”一张冷漠的脸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连玄亦轩都在想,那个声音是不是在唤他,是唤他爹不错,为什么感觉会这么冷漠呢?

    “师父,我正一直找着你们呢,原来你躲在这里,还有你们两个,有什么话要说的?”祈卫和玄亦轩正要开口,突地从洞口传来了一阵娇斥的声音,那声音中透着几分阴厉,看起来似乎怒火中烧。

    “呀,我以为是谁呢,原来是紫儿,那个,师父现在还有事,师父就先走了哈!再见,我们后会有期限!”

    老头捋了捋自己寸许的胡子,倏的闪身便要从紫儿的旁边的掠过。

    想逃?紫儿的唇角微微挑起,冷哼了一声:

    “师父,你今天是跑不掉了。”紫儿飞快的出手,便要捉住了御仙老人,但是紫儿只捉住了他的外衫,根本就没有沾到他的身子,只听轻快的一声:

    “紫儿,我们后会有期啦!”

    紫儿正诧异间,便听到哗啦一声,不知道是什么声音,再下一瞬间,她觉得不太对劲,再想要捉住御仙老人的时候,只扯到了他的衣服,而那御仙老人已经飞速的将自己的衣衫脱去飞快的溜走!

    “该死的,金蝉脱壳。”

    紫儿跟着诅咒了一声,师父居然跟她玩阴招。

    “师父,你只想着紫儿,还有我呢。”

    正当紫儿想要跟出去的时候,突地从门口传来了一阵咯咯的笑声,伴随着一个女子的声音。

    “明儿,来,娘抱抱!”

    紫儿笑着从鳗儿的怀中抱住了自己的女儿,而鳗儿制住了御仙老人,让御仙老人无处可退,而且山洞就只有那一个出口,紫儿站在了鳗儿的身后,量他今天也是逃不出去了。

    “师父,你还想要去哪里呀?你怎么回来了也不跟徒弟们打声招呼呢?太不够意思了吧?”鳗儿抬起了自己的小下巴,一脸危险的看着眼前的御仙老人。

    御仙老人往后退了一步,给旁边的玄亦轩和祈卫使了一个眼色,两人同时上前去……

    “紫儿,来,孩子给我抱,你去吧……”

    “鳗儿,你跟紫儿你们两个随便吧,我们带着这个冷酷的小家伙先回去,等你们两个回来!”

    “你们两个回去好好等着!”紫儿和鳗儿两个人同时开口,那声音让两个大男人同时身子抖了一下,现在是能逃多长时间是多长时间。

    “喂,你们两个臭小子,给我回来!”

    在玄亦轩和祈卫两个人带着三个孩子跑出来的时候,便听到了身后传来的阵阵呼喊,不过呢,现在跟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

    数年后,玄明王朝一直流传着玄亦轩与紫罗公主之间的故事,还有他们孩子的故事,只有住在轩王府附近的人才能一睹他们的风采!

    “王爷,王妃不见了!”玄亦轩正从皇宫回来,便听到了清风和明月两人慌慌张张的跑来。

    玄亦轩气急败坏的将手中的东西往旁边一放:

    “都是两个孩子的娘了,肚子里还有一个,居然又敢溜出去。”

    在玄亦轩已经出去了之后,在轩王府的一角,突地露出了三道人影,一高一中一小个。

    “额娘,父王已经走了耶!”最小的一个小家伙与高个子同样的灵黠大眼,只有那个中等个的一脸冷漠的看着他们!

    “额娘,虽然说父王已经走了,但是您身为王妃……”

    紫儿有些受不了的捂住了他的嘴巴:

    “明儿,你记得捂好你皇兄的嘴巴,来,娘现在就带你们去找师兄他们,师兄他们的第二个孩子要满月了,你们的父王不让我去,我偏要去。”

    “可是父王那边……”

    “你们两个是要去还是不要去?”紫儿瞥了一眼这两个一大一小,一脸由他们看着办的表情。

    “娘,我已经留了书信放在了父王的桌子上!”

    “老天爷,那我们此时不走,更待何时?”紫儿飞快的抱起了一大一小迅速的飞离了原地。

章节目录

凤临天下:别惹特工娘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紫伶儿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紫伶儿并收藏凤临天下:别惹特工娘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