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凌霄殿的惯例,道显入榜的人,可以进入凌霄殿经堂挑选一门武技或功法修练。此次道显最闪亮的天才元畅,一下子创下了凌霄殿多项纪录:第一个没有凝丹便能进入经堂的人;年纪最小、没有凝丹便夺驭榜第一的人;能同时挑选两项武技或功法的年纪最小的人。

    云茶仙子获得了年度最佳师傅的称号,得到去经堂四层挑选一门武技或功法的奖励。

    经堂是一座似塔非塔的建筑,共七层,位于凌霄殿右边。

    一靠近经堂,元畅便感应到一股强劲的威压自毛孔直透身体。显然,经堂被强大的禁制笼罩着。看守经堂的是一位六十来岁的老头,斜躺在一把竹椅上闭眼睡觉。

    看着一大群修为不一的弟子走过来,老头懒洋洋地扫了一眼说:

    “将手中的登经牌放在桌子,自己进去,魂丹期以下的在一楼,其他可以上二楼,三楼以上,只有元丹境才能上去。

    经堂里的东西,能看能记不能带出,时间一天,有多少收获得看你们各自的造化。”

    老头说完,又躺回竹椅上,闭着眼睛仿佛睡过去了一般。元畅走过他身边时,却分明感应到一丝像风一样的神念,不停地在自身上探察。元畅抿嘴一笑,神识之丹光芒一闪,将那一丝神念隔离出去。

    老头“咦”了一声,猛地睁开眼,一见元畅没有凝丹,惊奇地问:“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姓元名畅。”元畅赶紧行了礼,笑嘻嘻地回答。

    “哦,元畅……”老头沉吟了一下,挥了挥手:“进去吧。”

    元畅又行了一个礼,转身向经堂走去,忽然一个细小的声音钻进了耳朵:“左3,98”,要不是修练了铸神术,这么细小的声音一定会被忽略。元畅心中一怔,很快明白是老头在向他传音,告诉他选什么。转头,元畅看见小老头闭着眼正懒懒地晃动着脚。

    经堂一楼是一个大厅,左边有一个木制楼梯。大厅的四周,摆着一排排书架,书架上整整齐齐地排列着一个个木盒,木盒上均有数字编号。每一个木盒都散发出一股异香,闻着令人精神清爽。

    看到每一个木盒都光亮如新,元畅知道这异香有防虫杀虫效果。

    大厅中央,摆着一排排长凳,元畅进来时,已有不少人坐在凳子上,手拿典籍正看得入神。大厅里人不算少却很安静。因为谁也不愿别人打扰,必竟在里面只有一天,时间宝贵。

    按着盒子上的编号一路找下去,元畅终于在楼梯下偏僻的角落里,看到标有“左3,98”的木盒。没有犹豫,元畅直接打开盒子,将里面的帛书取了出来。

    这是一本略显陈旧的帛书,虽然极力修补仍然看起来破烂不堪,残缺的边缘还有一团团墨汁。帛书封面有三个篆字:神御诀。

    任何人简单一看便知道这是一门神识御物的功法残篇。本来对神识御物元畅很感兴趣,但只是残篇他立即兴趣大减。

    正要把帛书放回木盒,元畅心念一动:不对!这样的残篇。老头怎么会传音告诉自己?

    走到窗边,元畅将手中的帛书对着阳光,凝神仔细看了起来,很快便发现那些墨团的古怪。不过元畅古怪的行为,也引得旁人投来诧异的目光。

    脑海里神识之丹闪烁着柔和光芒,神识之力源源汇入元畅的眼睛,那团团墨汁在元畅眼里慢慢变大,一个个文字现了出来,最后汇成一种功法。

    每一团墨汁,居然都是一门神识御物功法,小的有针、匕、刀、剑等十八般兵器,大的有舟、轮等,其中最大的墨团,介绍的是御鼎之术,尤其对如何操控炉鼎练丹,讲得非常仔细、透彻,而且大部分是介绍如何操控元凝鼎与虚神鼎等中高级炉鼎的,看来留下此功法的人,必定是大丹师。

    大喜之下,元畅脑海里的神识之丹光芒大盛,将墨团中所记载的各种御物之法,牢牢地记在脑海里。至于神御诀表面上的文字,相比墨团来说简直是不值一文。

    怪不得被弃在角落,光看那些表面文字,确实是很鸡肋的东西,如果元畅没有修炼成铸神术第三层,能看清墨团的秘密,估计也会弃之若履。

    在脑海里将所有御物之法记熟、玩味、理解了很多遍后,元畅才抬起头,发现时已过午。走过去将放回原处,元畅又沿着书架,开始仔细地寻找有关魔域的资料。

    来来回的地找了好遍,除了一些低级的武技与功法,根本就没有其他资料。想到方先生的一再嘱咐自己不要随便练武技与功法,元畅对这些顿时提不起任何兴趣。

    还有一次挑选的机会,那就留下吧,等以后再挑,反正也不会过期。

    来到楼梯边,元畅仰着头看了看二楼,心想:魔域资料该不会在上面吧。不管了,上去看看。

    “小子,你连魄丹都没有练成,上去干什么?下来!!”一个声音在耳边炸响,吓了元畅一跳,这分明是经常外面那个老头的声音。

    元畅吃了一惊,这老头好厉害,明明在外面睡觉,自己只不过想上去一看,却被他察觉得如此清楚。

    “如果你觉得没什么可看的,那就出来跟我这个小老头聊聊天吧。”老头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元畅笑了笑,返转身推门而出。

    “你看懂了?”一见元畅真的走了出来,老头睁开眼坐了起来,一脸的玩味。

    “看懂了。”元畅憨憨地笑了起来:“多谢前辈指点。”

    “谢个屁!”老头呵呵笑了起来:“我在这个地方守了一百多年,才看到你这么个另类,自然要告诉你。”

    “前辈一定知道那些东西是谁留下来的吧。”元畅忍不住说:“那人真厉害。”。

    “不知道!”老头回答得很干脆:“不过留下那东西的人一跺脚,相信人界都得抖三抖。”

    “人界?”元畅一脸好奇:“人界是什么?”

    老头像看白痴似的看了元畅一眼,翻了个白眼:“你师傅是谁?”

    “云茶仙子。”元畅自豪地说:“长得像个仙女。”

    “仙女?”老头哼了一声:“人界是什么你回去问你那丫头师傅。你的神识之术,跟谁学的?云茶那丫头可绝对教不出来!”

    “没有跟谁学啊?”元畅傻乎乎地说:“我也不知道,只要集中精神想记什么,背什么,都非常快。人家都说我是神童,过目不忘。”

    “呸!”老头忽然瞪着元畅呸了起来,显然对他的回答很不满。不过他也没有继续问,人家不愿意说,问了也没什么意思。

    又漫无边际地聊了几句,老头眼一闭:“你走吧,我要休息一下。”

    元畅行了个礼,悠然地走了回去。

    见到元畅这么早就回来了,云茶仙子美目一瞪着元畅:“你在里面收获什么了?”

    “我把背熟了,看看没有别的有用的东西,就回来了”元畅笑嘻嘻地回答。

    “什么?!你背那垃圾东西干什么?不知道那是残篇吗?”

    云茶仙子一脸不可思议地看着元畅,那神情俨然在看一个进了宝山却空手而回的傻蛋。伸出手,云茶仙子一把揪住元畅的耳朵:“我让你背那些垃圾。”

    “师傅,停,停,是那个看门老头让我背的”元畅大叫:“再说,那根本就不是垃圾。”

    “什么?看门老头让你背的?”云茶仙子松开了手,一脸惊讶。

    “就是那老头。”元畅摸了摸耳朵:“是他传音给我,让我去看的。”

    “什么老头!叫李师叔祖!”云茶仙子挥手打过来:“他老人家一百多年前便在那里看护经堂,修为深不可测。”

    “不会吧?”元畅一脸的无辜。

    “真是他传音给你,让你看的?”云茶仙子问,语气里挤满了怀疑。

    “真是那老头,不,是李师叔祖”元畅连忙回答:“其实没什么,但帛书上的那些墨团,却是宝贝?”

    “那些墨团是宝贝?”云茶仙子不解地问。

    “每一个墨团都是御器之术。”元畅说:“总共有35种之多。”

    “什么?御器之术?不都是墨汁吗?”云茶仙子彻底震惊无语了。

    “不是,只是那些字非常小,连在一起看起来就像墨汁。”元畅一本正经地说:“那么小的字,真不知咋写出来的,太厉害了。师傅,这样吧,我这两天把它们默下来给你。”

    “好!”云茶仙子大呼了一口气,疑惑地问:“你是如何看清那些字的?”

    “不知道,只要我凝神看,就看得清楚。”元畅只好又撒谎。

    “把一篇功法写得像一个小墨团,真不知是谁有这个能耐。”云茶仙子自言自语地说。

    “那老头,不,李师叔祖说了,留下那墨团的人,很厉害!”元畅接口:“李师叔祖说只要那人一跺脚,整个人界都要抖三抖。”

    “真是那么说的?”云茶仙子一脸地紧张,显然,那老头在她心中地位非常高。

    “当然,他亲口跟我说的。”元畅一脸肃然:“师傅,李师叔祖要我问你人界是什么东西?”

章节目录

第七空间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DO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DO灰并收藏第七空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