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俄罗斯总统叶利钦近年来,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差,有时候只要稍微一工作,身体就会剧烈的疼痛,叶利钦知道自己的身体估计出了问题。

    背着秘书以其其他亲信,叶利钦找自己最好的朋友兼医生做了一个检查,到知道检查结果的时候,叶利钦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很不甘心,自己经过多年的努力奋斗,才取得了这个位置,如今,还没过多久,上帝似乎在催促他,早些离开吧。

    作为朋友,他希望叶利钦为了身体好好接受治疗,作为医生,他只能告诉叶利钦只有放下一切工作,专心治疗,或许可以延续寿命。

    叶利钦尽管不心,但是又有什么办法呢?而且如果自己辞职之后,叶利钦相信,他现在正努力培养的接班人是不可能上位的,他需要时间。

    说道接班人,叶利钦一阵;心,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曾经的战友,一手提拔起来,助自己打退苏联登上俄罗斯最高宝座的弗拉基米尔普京,在这些年,越来越不规矩,就是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他扶持了一批忠于他的手下。

    而且根据忠自己的克格勃特工报告,这些年来,克格勃早已分成两派,而且对方的势力越来越强,几乎控制了整个克格勃,而种种证据表明,他们忠于弗拉基米尔京。

    想到弗拉基米尔京,|钦一阵迷茫,他就是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呢?毫无问,他很有才,否则也不可能帮助自己对付苏联。而且他有野心利钦可以肯定。只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还年轻,很年轻,很年轻,根据俄罗斯宪法自己在位两届之后,总统之位必然是他的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不!!我能就这么放弃。我要让一切胆敢触犯我的人,都受到应有的惩罚。

    叶利眼里闪烁着尖锐地怒火。他知道。他要在退位之前。搞掉这个阴谋家。

    因为叶利钦临退位之前一个冲动罗斯本就摇摇欲坠地社会顿时又陷入了混乱中。一时间处都是克格勃特工。以及叶利钦亲自组建地国家安全局工作人员出现于俄罗斯各个地区。

    其中。为了以防万一。叶利钦又命令俄罗斯军界随时待命。

    或许这注定是一个失败地闹剧吧。

    至少。在发动了一系列地动作之后。叶利钦发现自己地所有地努力都白费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变得那么地强大。强大到自己最信任地国家安全局都有他地人。强大到只服从俄罗斯总统命令地俄罗斯军队这个时候也背叛了他。

    一次次地打击。让叶利钦地身体一天天地恶化下去。当好朋友告诉他。不要在这样下去了。否则你会没命地。是地。叶利钦地身体已经烂了。癌细胞已经扩赛了全身各处。如果不能制止癌细胞继续扩赛下去。他相信叶利钦或许只有半个月到一个月地寿命了。

    “也许,上帝就是和自己开了一个玩笑。”如今的叶利钦真的累了,他想好好睡一觉,或许他知道,这一睡下去,可能再也不会醒过来。

    “耶洛夫,帮我接通普金的电话?”叶利钦此时看不出什么感情,只是很机械性的说道。

    耶洛夫也就是叶利钦的好友兼医生,听到叶利钦的话后先是一愣,不知道叶利钦在这个时候要打他的电话做什么,要知道,叶利钦本来不会这样的,都是这个普金惹的祸。

    耶洛夫又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已经瘦弱骨柴的叶利钦,似乎猜到了什么,点了点头,拨通了普金的电话。

    弗拉基米尔京见到叶利钦的时候,他怎么也不会相信,昔日那矫健伟岸,永远都保持的的叶利钦,如今已经变得毫无人样,如过不是那依旧清晰的轮廓,普金相信,很难认出他就是叶利钦的。

    “你来了?”声音还是那么有力,只是似乎透露着丝丝的艰涩。

    普金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他走过去,看着这个昔日的俄罗斯民族英雄。

    “耶洛夫,你先出去一下。”

    耶洛夫出去之后,屋子静悄悄的,一时间似乎只能听到一个均匀有力的呼吸声看,还有一个时断时续,而且非常虚弱的声音。

    “普金?我昔日的战友。”叶利钦这一刻似乎有了些精神。

    普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叶利钦阁下,非常抱歉。“

    ”不需要抱歉!我知道的,政治就是这样,失败者有失败者的觉悟。我叶利钦将俄罗斯解放了出来,但是我没能力给予他们幸福的生活,你还年轻,你有能力,我相信你能做到的。“叶利钦说道。

    ”我会的。“

    一时间,两人都很沉默,房间里又变得静悄悄的。

    “我心里一直有个惑,希望你能回答我?”

    “什么?”

    “我想知道?你是什么人?”

    听到这话,普京先是一怔,他不知道叶利钦为什么这么问,认真的看着他,似乎想要从他的眼神里找到什么,但是他除了迷惘,除了失落再找不到任何的色彩。

    “为什么这么问,我就是弗拉基米尔京。”

    “不,我感觉你不是,真正的弗拉基米尔京没有任何的背景,没有任何的势力,就算凭借着这些年的努力,也不可能做到你这么步。我都是一个快要见上帝的人,在我临死前,可以告诉我吗?”

    弗拉基米尔普京似乎在思索什么,考虑了半天,说道:“好吧,这颗药丸你先吃下。之后,我会告诉你一切。”

    弗拉基米尔京根本不怕什么,正幢小楼早已被自己的控制,就算他的屋子里有监听器根本难以将消息传出去。

    看到药丸?叶利钦知道这是什么意思?知道,如果他知道了某个秘密,那么他只能死。

    死,有那么可怕吗?耶洛夫不是说过,自己的命也没有多久了。死之前,能知道自己败给谁没有任何的遗憾了。

    叶利钦没有任何的犹豫,将整颗药吞了进去。

    看着叶利钦吃下了自己药放心了,他知道,半个小时之后,叶利钦就会死去,而且根本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

    “你应该听过哈布斯堡&徐个词吧?”

    “你是说,你是他们的人?”这时候利钦怎么也不会想到,原本以为这些年整个可怕的名字没有渗透到俄罗斯,没想到,他早就出现在了俄罗斯,并且控制着俄罗斯的一切。

    想过之后,也平静了知道,自己死后弗拉基米尔京将毫无疑问的根据宪法赋予它的使命,成为代总统后的大选中,普京成为

    定是毫无问的。就算他是那个人的人又怎么样斯谋取些利益而已。而且看那个人的意思,似乎并没有什么过分的做法。

    普金点了点头,说道:“我是徐的兄弟。”

    两天以后俄罗斯总统叶利钦因病在自己郊区的别墅中去世,按照俄罗斯宪法规定,副总统普金将成为代总统,正式走马上任。

    徐明秘密前往俄罗斯北部城市霍尔莫戈雷,在接到莱斯维尔的消息后,徐明不知道他们又是很么事,这些年,对于俄罗斯的局势,徐明一直都有些模糊,他不知道如今莱斯维尔和约翰究竟在俄罗斯怎么样了。

    莱斯维尔徐明可以说多次见过,也了解过,知道莱斯维尔如今掌控者俄罗斯东部大部分势力,也可以说是俄罗斯东部最大地下势力,并且一直默默的为自己的提供者一切需要的资源。

    按照莱斯维尔的,对于约翰,莱斯维尔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约翰在莫斯科,而且很难得很他联系一次。

    到达霍尔莫戈雷的时候,密地方,徐明见到了莱斯维尔,他依旧如老样子一样,知道看上去更魁梧了,眼神中透露着一股沧桑劲,早已不负当年那年轻气盛的样子。

    陪同莱斯维的还有一个人,徐明初次见到他的时候,没有认出来,不知道他是谁。而且这个人一直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站在莱斯维尔旁边。

    “莱斯维尔,你旁边这位?”徐明见这么久了,莱斯维尔都不给他介绍,不知道什么意思。

    莱斯尔见徐明终于问了,哈哈笑道:“老板,你终于问了,我还以为你不想知道他是谁,怎么样没有认出来吧。”

    这个总保持着一股神秘劲,徐明又在他身上感觉到一股很熟悉的味道,难道他是?

    “约翰?约翰是你吗?”徐明有不敢肯定,但是在喊出之后,他终于可以肯定了,这就是约翰,他童年的兄弟,那个当年因为自己一个计划,而失踪的约翰。

    似乎是徐明认出来了,约翰的身体有些激动,他努力保持着自己的镇定,终于说道:”明,十多年了,我们终于又见到你了。“

    看到约翰终于承认了,徐明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约翰吗?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约翰应该和自己差不多大吧?怎么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像三四十岁的样子?而且样子大变?

    “约翰,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徐明不知道约翰究竟去做什么了,他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这些年他受了多少的苦。

    “呵呵,还不是为了完成当年你的计划,被我那个狠心的老爹弄的,整了几次容,不过现在好了,不用再整了,这些年几乎隔几年就整一次,就算我的脸皮再厚,估计也经不起这么折腾。”约翰笑呵呵的说道。

    “约翰。”听到约翰的话,徐明的心理真是说不出的滋味,就为了当初一个计划,约翰付出了如此的大代价,徐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徐明知道,约翰付出的难以想象的代价。

    “好了,不说这些了。”约翰一脸无所谓的说道,只是此时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徐明很难和当年那个伙伴联系在一起,总感觉很奇怪。

    “好了,约翰,我们回家吧。你做的已经够好了。接下来,该好好享享福了。”徐明说道,他真的不希望约翰再这么下去了。

    这时候莱斯维尔开口道:“老板,我估计你的理想要破灭了,现在约翰可是走不开,如今的约翰今时不同往日,在俄罗斯可是位高权重。老板你在仔细看看,你应该见过约翰这张脸。”

    “这张脸?”徐明认真的呃盯着他看,看了一会之后,猛然觉的很熟悉,他知道应该在哪里见过。

    “约翰现在的俄罗斯名字叫弗拉基米尔京,老板应该知道他是谁了吧?”

    “什么?俄罗斯总统?”徐明诧异了,他怎么也不敢想象,约翰怎么会成为普金的,怪不得当初第一次见到普金照片的时候,觉得和自己知道的那个普金不一样,而且有很熟悉的感觉。

    见约翰点了点头,徐明知道,这可能是真实的了。

    “你怎么会成为普金呢?那么原先的普金呢?”徐明有着慌张的问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普金总统,在原先那个世界里,普金就算卸任之后,依旧当着俄罗斯的太上皇。而且是真正的俄罗斯英雄般的人物。

    “原先的普金?”约翰很奇怪,难不成他眼前认识普金?但也就是想象,估计徐明也不认识。

    “他原先是克格勃的一名特工,我在俄罗斯的一次行动,正好遇到他,对方咬定很紧,后来我干掉了他,为了继续混下去,我就伪装成他的身份。”约翰解释道。

    徐明点了点头,明白了前因后果。

    “好兄弟,真的不愿意跟我回去。我已经在太平洋建了一个小岛,以后我们两家可以在小岛上舒服的过日子,你照样可以拿着钱,全世界各地找美女?”徐明诱惑到,怎么说约翰在俄罗斯都不能让他放心。

    “呵呵,那可说好了,等我当上几年俄罗斯总统过过瘾,然后去找你。”约翰笑呵呵的说道,末了又不忘记开玩笑的说道:“想不到我这个美国人没当成美国总统,倒当上了俄罗斯总统。”

    在知道了约翰的消息后,徐明心情大好,十多年来心里的疙瘩终于解开了,而且知道约翰日子过得不错,已经有了两个儿女了,徐明自然也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了约翰的父亲。在知道了自己已经有了一个孙子一个孙女后,伯格斯帝瓦也是一阵高兴,同徐明一样,自从将约翰送走之后,他就再没有儿子任何的消息,就是如今,儿子见了徐明,他也没有见过儿子,知道如今的俄罗斯总统就是自己儿子时,斯帝瓦老泪纵横,高兴的点着头。盼望着儿子早点回来,一家人团聚。

    ~~~~~~~~~~~~~~~~~~~~~~~

    两年后

    忘忧岛,这是徐明集合了所有人的意见之后最后得出的名字,而忘忧岛中间,位于一座山腰处,有着一座让世人为止震惊的建筑群。

    这里就是菲尔娜耗时几年,动用无数人力物力建成的忘忧城。

    徐明早已带着众女住进了忘忧城,而徐明自然也不会就此过上了隐居的生活,如今的徐明早各处事业已经步入正轨,徐明没事的时候就带着自己的老婆们世界各处走走,日子倒也过得逍遥。

章节目录

重生之金融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好看小说只为原作者雾漫青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雾漫青山并收藏重生之金融战争最新章节